第一文学城

【诸天最强青楼系统】 5~7章 (大奉打更人篇)

第一文学城 2021-10-16 03:07 出处:网络 作者:hfs101
作者:hfs101 2021.9.24发布于sis001 字数:11104   欢迎大家留下对后续剧情的建议。

作者:hfs101
2021.9.24发布于sis001
字数:11104

  欢迎大家留下对后续剧情的建议。

                第五章

  我拿着改造卡走到了许七安身边,对着他使用了绿帽改造卡,卡片随后便化
作一道绿光没入了许七安的身体。。

  青楼系统苦主系统已开启。

  新苦主许七安录入中。

  录入完成。

  姓名:许七安(大奉打更人)

  绿帽阶段:第一阶段(苦主会对被戴绿帽这件事稍微感到兴奋,且不会太过
反感。)

  已被调教女主:临安(40)洛玉衡(30)

  任命(阶段不足)

  指派

  随着绿光的消失,我的眼前也出现了这么一个界面,看上去也是系统的一部
分。目前还只是绿帽一阶段,指派也干不了太多事,最多是相当于好友请他帮忙
一个级别的。至于任命,暂时还没有解锁,不知道能干嘛。

  走出静室,洛玉衡正站在外面等着我,边上是局促不安的老乞丐。

  「你今天睡了大奉的公主拿了她的第一次,这可是死罪啊。」我看着老乞丐
说道。

  「求大人别杀我!」乞丐一听立马跪了下来。

  「也就是说你不想死?」

  「不……不想!」

  「那好,我可以让你不死,而且还能让你继续肏公主,甚至其他女人,边上
这个国师你也不是没有可能一亲芳泽。」乞丐听见了我的话连忙抬头看了一眼洛
玉衡,而洛玉衡察觉到乞丐不敬的目光后当即身上透出了一丝杀意,但是被我一
个眼神瞪了回去。

  「小……小的不敢!」虽然洛玉衡被我蹬完后没有再带着杀意看老乞丐,但
是老乞丐还是被吓到了。

  「安心。」我走到洛玉衡身边,拉开了她的道袍,然后那一对柔软结拜的大
奶就暴露在了老乞丐面前。洛玉衡的身体颤抖了一下,但是因为洗脑效果的逐渐
巩固,她也只是脸红,并没有反抗。

  老乞丐见状咽了一口口水,虽然刚刚揉过了临安的胸,但是眼前这一对奶子
可是和临安的完全不同,再说了,又有哪个男人会不喜欢更多的奶子呢?

  「那……那我要怎么做?」老乞丐最终一咬牙,石榴裙下死,做鬼也风流,
反正都干过公主了,没啥好遗憾的了。

  「简单,你叫什么名字?你之前说你以前在宫里当过侍卫?看你刚才玩临安
的样子,看上去玩过的女人不少?」

  「小的叫李大,以前确实当过侍卫,后来喝酒误了事,就被打了三十大板废
了修为赶出来了,以前倒是经常和同僚去教坊司寻乐子,之后被赶出来了也是靠
着以前的同僚接济才能勉强过下来了,不过还是得当个要饭的才能勉强吃饱肚子。」
乞丐开口回答道。

  「唔,明白了,玉奴,给李大找个房间,顺便找人给他洗个澡,其他事明天
再说,记得一会来我房间。」

  「明白。」说罢洛玉衡便带着老乞丐离开了。我也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没多
时洛玉衡便走了进来。

  「……主人……」洛玉衡有些忐忑的开口。

  「先坐下。」我指了指床铺的边缘,洛玉衡乖巧坐下。

  我仔细审视了一下身边的洛玉衡,由于这副身体只是观中的一个道童,身高
并不高,只是到洛玉衡胸口的位置,坐着的时候刚好可以把脸埋进洛玉衡胸口那
种。

  我伸出手从洛玉衡道袍的开口处摸了进去,然后捏住了她胸前的乳首,轻轻
捏了几下,发现洛玉衡的乳首早就是充血的状态了。

  「国师是看了刚才的春宫戏也想要了?」我调侃道。

  「……是」洛玉衡居然回答了。

  我挑了挑眉,然后脱下了洛玉衡的道袍,底下就是光滑白腻的肌肤。我摩挲
着洛玉衡平坦的小腹,一路向下摸到了洛玉衡的密处,也许是修行的原因,那里
光滑无毛,此刻已是汁水外溢。

  我将满是淫水的手指举到洛玉衡的嘴边示意她舔掉,她乖乖照做。然后我便
起身脱下了衣服,露出了早已坚硬的下体,可惜这副身体年纪尚小暂时是没法靠
自己用肉棒征服人了,不知道之后系统会不会有办法。

  洛玉衡见状自觉的躺在了床上,头一斜便任由我采摘。

  我也爬上了洛玉衡的身体,再次欣赏了一下,正如李灵素对国师的印象,翩
若惊鸿,婉若游龙……

  清纯可爱,欲拒还休……

  妖冶放荡,颠倒众生……

  成熟妩媚,风情万种……

  由于修炼人宗欲法的缘故,只是看着洛玉衡就能让男人从她身上看见自己最
喜欢的那一种女人,我也不例外。

  于是我再也忍不住了,找准了入口提起枪便直冲敌阵,感受着滚烫柔软但是
十分紧致的肉壁,我感受到了巨大的快感,便是忍不住继续深入,直接捅破了洛
玉衡的处女膜,滴滴鲜血滴落了下来,染红了床单。

  虽然我的肉棒并不算大,但是初经人事的洛玉衡还是痛哼出了声,随后便是
随着我的运动发出来婉转的呻吟。

  说起来这具身体也还是处男之身,而且同修人宗之术,依靠着洛玉衡的元阴,
修为直接是大进。

  「玉奴感觉如何?」

  「主人……玉奴……好美……」洛玉衡脸色潮红,伸出来双臂抱住了我,直
接把我的脑袋埋在了她胸前的大峡谷里。

  「那主人射在你的里面,让你生个人宗小道首如何?」

  「好的,谢谢主人赏赐!」洛玉衡直接用骚魅入骨的声音答应道,听见这带
着欲法的声音我也忍不住了,用力再次一插,直接在洛玉衡的阴道里射了出来。

  第二天。

  我扶着墙从床上爬了起来,揉了揉酸痛的腰,欲望激发的洛玉衡真不是人能
应付的,也就武夫那种体质超人的可以了,许七安那么强的武夫可都是整的差点
肾虚的。身后洛玉衡还嘴角微翘的躺在床上。

  「别装睡了起来吧。」二品的洛玉衡不可能察觉不到我醒来了,肯定此刻也
是醒着的。

  「主人……早上好……要再来一次吗?」洛玉衡听言立马睁眼坐了起来,然
后就往我的身上靠。

  我连忙退了一步。「今天就算了,还有事要办,你这么想要的话,下次给你
多找几个大汉爽爽。」

  「……主人……玉奴只想和你……」洛玉衡闻言立马摆出了一副楚楚可怜的
样子,看的我是差点就答应了她。只是我还不想在完成任务前就精尽人亡在这个
世界,所以连忙说道「我知道你的心意,不过我自有安排。」说完我就立刻走出
了房间。

  房内洛玉衡轻笑了一下,然后收起了床上染血的床单,穿上了那件短短的道
袍后也离开了房间。

                第六章

                 嘀

        两名女主破处调教达成奖励100青楼币

        宿主破处一名女主达成奖励200青楼币

               奖励发放中

              系统商城已解锁

  请宿主再接再厉,继续攻略这个世界。

  我刚一走出房间就收到了系统的消息,看来是新的系统又开放了。

  我打开系统商城看了看,里面的商品还蛮多的,不过我能买得起的不多,挑
了半天我最终选择了一套对实力提升有帮助的功法,售价刚好300青楼币,确
定后我就选择了购买,随后功法就出现在了我的脑海里。

  玄天极道功,可以增强认我为主的女人的实力两个层次,同时加强她们对我
的服从程度。比如此刻对洛玉衡使用的话,她原本二品的实力将会直达超品。

  「玉奴,昨晚的你让我很满意,所以我决定给你一些赏赐。」我对着身后走
出房间的洛玉衡说道。

  「赏赐?谢主人!」虽然不知道是啥,但是洛玉衡还是很开心。我也就直接
释放了玄天极道功,洛玉衡便沐浴在了一阵白光之中,一会后白光消失,洛玉衡
不可置信的看着自己的身体。

  「主人……我这是?」洛玉衡隐约感受到了自己实力的增强,但是有点不敢
相信。

  「没错,你现在是超品了。」我点了点头。

  「这……我……那个……谢谢主人……」洛玉衡有点不知道说什么,最后只
憋出了一句谢谢。

  「嗯,去把临安带过来吧。」我说完便走了出去,去找李大吩咐今天的事情。

  ……

  「老爷,今天小的要怎么做?还……还是肏公主吗?」李大早就激动的在房
间里踱步,看见我进门连忙走上了问道。

  「是,不过今天和昨天不太一样,你可有其他认识的乞丐或者什么人吗?」

  「有,有!我有个以前的同事现在在城防队当差,现在是个小队长!」

  「那你去带他过来,顺便让他把手下的卫兵也带上。」

  「是,老爷。」李大掬了个躬后就跑出去了,看得出来他也是迫不及待了。

  然后我回到了许七安所在的静室,这个注定的绿帽男还在平稳的躺着,胸口
随着呼吸缓缓起伏,我看了他一眼,然后把他从棺材里搬了出来放在了地上,然
后又把一个之前订做的木桩炮架放在了许七安边上,这样正好可以让不是很高的
临安趴在木桩里固定好后可以踩在许七安身上,方便后面的男人办事。

  我给我的恶趣味点了个赞。

  一会后国师带着临安回来了,临安穿着一件红色的长裙,走进静室后便在国
师的吩咐下脱了下来,里面居然是什么都没有穿,看来临安也已经做好了心里准
备了。

  「公主殿下,请来这里。」国师在我的授意下开口道。

  「嗯……狗奴才……怎么……在地上?」临安走到了炮架边上,看见许七安
在地上躺着,不由开口问道。

  「唔……这是为了让许七安苏醒而要使用的人宗秘法。」万能理由。

  临安点了点头,然后又看了一眼许七安,然后看了看木桩,好看的桃花眸在
二者间来回闪烁,最后一闭眼,踩在了许七安的身上,上半身俯下趴在了炮架上,
然后洛玉衡把炮架的另一半装上固定好,从身后看便只能看见一个美妙的下半身,
正裸露着刚刚开苞的粉嫩小穴,随着临安自己调整姿势的时候微微张合。

  一会后李大带着卫兵们走进了国师府。

  我想了想,为了不吓着很可能认识临安的城防军们,就找了块面纱给临安戴
上遮住了她的面容,只有那一对水汪汪的眼睛露在外面,不安的看着打开的门口。

  「国师大人,我回来了。」李大让卫兵们在外等待,然后自己走了进来,看
见了戴着面纱的临安愣了一下,随即明白了我的用意。

  「嗯,让他们进来吧,暂时不要透露公主殿下的身份。」国师点了点头。

  ……

  王二是城防军小队长,李大当年没被革职的时候是他的老大哥一样的人,在
李大遭了难后便是经常给他带酒带肉,这次正在岗哨里和手下的卫兵喝酒吹牛的
时候被李大给叫了出来,然后带到了国师府,王二也不知道是啥情况。

  「李大,你带我们来灵宝观干啥?」王二看见李大走了出来,就问他。

  「好事,跟我进来吧。」李大说完又走了进去。

  王二和手下卫兵互相看了看,想着反正这也是在国师的灵宝观,不可能出事,
就走了进去。

  进门只看见一个裸体的女人正被关在炮架里,因为有面纱所以看不见面庞,
只看得见一对大大的桃花眸正看着自己,身体微微的在颤抖,连带着自然垂下的
奶子也在轻轻的颤动,地上也还有一个人,仔细一看,居然是许七安许铜锣!自
己是城防军自然是见过他的,只是这是在干什么?

  「李大,这是?」王二不解的问道。

  「好事,国师大人要出手救许铜锣,这是必须的步骤,国师信任我所以交给
我来办,这个是公……公共厕所一样的女人,随便干!」李大向昔日好友吹牛差
点说漏嘴,幸好即使反应过来圆了过去,然后李大看了一眼临安,临安正在因为
自己说她是公共厕所怒视自己。

  李大见状挑了挑眉,直接走到了临安的身后,脱下裤子拿出早就硬了的鸡巴
对准了临安的小穴口。

  「是不是啊……公……共厕所?」李大握着自己的肉棒不断地摩擦着临安的
阴蒂,粗糙的龟头给临安带去一丝丝让她想要发狂的快感。

  临安咬着牙不说话,昨天后来说去那些话也只是被肏昏了头才说出来的。

  我见状拍了拍洛玉衡的屁股,示意她该使用人宗的欲法了,洛玉衡心领神会
的掐了个诀。随即临安便感觉浑身发热,小穴的空虚感愈发难忍,随着李大的作
弄越来越强烈,无尽的欲望涌上了临安的脑海。

  只是公主的骄傲让临安不愿意说自己是公共厕所想要什么的,只能屁股努力
的往后顶,企图用自己的小穴把李大的肉棒抓进来,随着临安的动作,脚下的许
七安被踩得一晃一晃的。

  我看着这场景,现在是李大双脚踩在许七安脑袋两边,正一手握着临安的腰,
另一只手抓着自己的鸡巴一边躲着临安往后顶的屁股一边用龟头摩擦着她。

  另一边的王二等人此时也缓过了神来,看见国师在一边也不敢立刻就脱衣服,
只是看着李大捉弄着这蒙着面露出了一对桃花眼,纤细的杨柳腰固定在了炮架上,
双手正努力的抓着炮架将自己的身体往后送的美人。

  「你们也做你们想做的吧,不得伤了她。」国师淡淡道,然后闭目开始冥想。

  王二等人还是只是面面相觑,有点犹豫不知道该不该上。

  「公……共厕所?」李大又说了一遍「还是说,想让我叫您公主殿下?」然
后李大凑到了临安的耳边小声说道。

  「不……不要……」临安咬牙。

  「那公主殿下就是公共厕所咯?」李大小声说。

  「不……不是!!」

  「原来如此,大伙快来啊,公主……」李大佯做高声喊道。

  「不……不要,我……我……我是公共厕所!」临安最终还是不愿身份暴露,
为了自己的尊严而抛弃了尊严,大声的喊了出来。

  「那公共厕所小婊婊要不要我插进去啊?」

  「要……」

  「要什么?」

  「要你插进去……」

  「插进哪?」

  「插进我这个公共厕所的身体里,肏我的小穴!用力肏我!」人宗的欲法和
李大的摩擦还有言语不断的刺激着临安,终于还是摧毁了她的理智,喊了出来。

  李大哈哈一笑,插进了湿润的小穴里,一边感受着紧致的温热,一边深深的
插进了临安的身体里,龟头一路顶开了阴道到达了子宫口,然后狠狠的顶开了大
奉公主的子宫,插了进去,然后开始了九浅一深的抽插。随着李大的抽插,临安
的淫液也从交合处飞溅出来,落在了许七安的脸上,他开始逐渐复苏了。

  王二等人看着二人的调情,肉棒逐渐坚硬,在美人喊出那淫靡的话语时,终
于是欲望战胜了未知的恐惧,脱下了身上的甲胄就围在了临安的身边。

  王二是最先上去的,一不小心还踩到了许七安的手,心里暗道一句许铜锣抱
歉,然后试图去掀起面前女子的面纱,想看看她长啥样,但是刚准备动手就感到
一股气机锁定了自己,是国师,于是便放下了这个想法,走到了另一边,抓起了
临安柔弱无骨的小手握住了自己的肉棒,自己撸了两下后已经失了理智的临安便
开始乖乖的撸了起来。另一只手被另一个士兵抢到了,其他士兵只能把肉棒塞进
了临安的腋下开始了抽插,还有一个干脆是走到了前面,把肉棒塞进了临安柔顺
的长发里,一边嗅着发丝上那从未闻过的好闻香气一边用发丝当飞机杯撸了起来。

  不多时,一个个许久未碰过女人的新兵率先射了出来,白浊的精液射在了临
安的腰上,然后粘稠的液体随着腰肢顺滑的曲线流下,汇聚在小腹上,然后滴落
在了许七安的身上。然后其他的卫兵也忍不住了,一个接一个的射了出来,精液
逐渐的覆盖了临安的身体,手臂上,背上,乃至于头上,本就雪白的皮肤被腥臭
的淡黄色精液给衬托的更加洁白。

  在临安小穴里肏了有一阵子的李大也忍不住了,用力一顶,马眼抵住了子宫
口,然后大量滚烫的精液就那么冲进来公主的子宫里,说不定大奉的郡王就要这
么怀上了。

  然后李大满足的抽出了鸡巴,退了两步,身边王二则是率先迫不及待的补了
上去,瞄准了等待已久的肉穴插了进去,开始享受这温润的紧致。

  临安此时已经无法思考了,只有身后的一次次撞击给她带来无止境的快感,
大脑酥酥麻麻,好看的桃花眸此时已经被欲火覆盖,双脚有些无力支撑,若不是
有炮架支撑着上半身,此刻估计已经是趴在了许七安的身上。甚至临安都没有注
意到脚下的许七安已经逐渐的有了些许动静。

  我旁观着这淫靡的肉宴,看了一眼身边闭着眼的洛玉衡,仔细看去却发现她
的眼角有些微颤,我了然,伸出手摸了摸她不着寸缕的下身,果不其然已经洪水
泛滥了。

  「玉奴也想要?」

  「……是……主人。」

  「想要就去啊,他们肯定不会介意肏国师一次的。」我调侃道。

  「玉奴……只要主人的……」洛玉衡眼神逐渐迷离的看着我,然后施下了屏
障,外面的几人无法看见里面,然后跪在了我的身前,脱下我的裤子取出我的肉
棒轻轻的舔弄了起来。

  我笑了一声,然后示意洛玉衡转过身去,然后插进了洛玉衡的小穴,于是房
中便是一群粗犷的男人围着一个娇弱的甚至需要踩在情郎身上才能站立以方便身
后不认识的男人肏弄的场景,边上有一个气质清冷的女子正在被一个矮她许多的
男孩抽插着,两边声音交相呼应,绘制出了一副淫乱的画卷。

  过了一段时间后,王二早已在临安的小穴内射过两次,其他卫兵也起码射了
一次,甚至有一个卫兵直接破了临安菊穴的处,初次的疼痛感让临安差点喊出要
侍卫宰了这个以下犯上的小人,不过最后出口的还是变成了动人的呻吟。要不是
炮架的限制,这些男人估计早就让临安感受了什么叫双穴同入。

  临安此时满身都是精液,就连那往日悉心呵护的青丝也被染成了白雪,一缕
一缕的黏在了脖子上脸上,小腹已经被精液内射的像是四月怀胎一般涨起,若是
之后不做处理几乎是百分白会为大奉生下一个郡主或是郡王了。

  临安脚下的许七安气息愈发强烈。

  在洛玉衡第二次让我射精后,我连忙表示许七安要醒了,让洛玉衡赶快去处
理,然后连忙穿上裤子,心里寻思着之后得去弄点补肾的药喝喝。

  在李大又一次在临安体内射精后,临安又一次的高潮了,肉棒抽出后精液失
去了阻碍,精液便随着高潮的抽搐不断涌出,全都流下滴在了许七安的身上甚至
是脸上。

  于是许七安苏醒了。

                第七章

  许七安睁开了双眼,感觉自己脸上黏糊糊的,伸手一抹去,才发觉此物很眼
熟。

  定睛一看,发现自己身上踩着一双小脚,而身边还有许多大脚,仰起脑袋一
看,才发现自己居然被一个女子踩在身上,方便周围的男人肏弄。许七安连忙一
个翻滚滚开,然后发觉自己滚到了一双美腿的边上,又一看,居然看见了一个正
在缓缓流出精液的无毛美穴,恰巧又是一滴精液滴落,许七安连忙一个鲤鱼打挺
起身躲过,这才发现面前的人是国师。

  「国……国师?这是什么情况?」许七安回过头,身后的女子由于没有了自
己可以踩,正被一个男人双手拉开了双腿成了接近一字马的样子冲刺着。

  「你醒了就好,这是人宗秘法,为了救你所做的祭典,你既然醒了就随我来
吧。」说罢便领着许七安往外走。

  路过女子身边时,许七安看了一眼,女子带着面纱看不见容貌,只是眼睛略
微有些眼熟。

  「这是谁?」许七安问道。

  一边正在边上休息的李大听见了许七安的问题,一巴掌拍在了临安的屁股上
「告诉许铜锣,你是谁?」

  「我是公共厕所!我是一个求男人鸡巴肏的婊子!」临安此时已经是几乎神
志不清了,甚至都没有意识到问话的是许七安。

  「……」许七安愣了一下,然后转身就准备离开房间。

  我突然有了些许想法,隐身走过去拉下了临安的面纱,然后施了个小小的醒
神术,让临安恢复了清明。

  临安终于找回了自己,然后发觉自己的面纱掉了,往地上看去,却不见了许
七安的踪影,这才发现前面马上就要离去的人是许七安。

  「狗……」临安欣喜之下刚准备开口,就被边上发现临安的面纱的不见的男
人走上前来,用肉棒堵住了公主的口。

  许七安隐约间听见了一个熟悉的声音,回头看去只看见一个男人的屁股,看
上去是正在让身前的女子口交,身边的国师也在催促,便不再逗留随即离去。

  「欸,你们看这个婊子的脸是不是有些眼熟?」男人在临安的嘴里射出来后
仔细看了一眼,发现似乎是有些眼熟。

  「是吗,我看看……啊!!」王二走过来看了一下,然后惊吓下叫出了声。

  「怎么了老大?」其他士兵不解。

  「公……公主殿下!小……小的万死!」王二立马跪在了临安身前磕起了头。

  「什……什么?公主?」其他卫兵也过来看了一下,然后就在王二的身边跪
成了一排。只有李大还站着,甚至还伸出手又抓了几下临安的胸。

  「你……你们该死……但是看在你们帮我救了狗奴才的份上……就免你们死
罪……吧……」临安刚刚还沉浸在许七安复活的喜悦中,然后才想起自己此时的
处境,开口说道。

  「多……多谢公主殿下!!」王二几人还是不敢仰起头来。

  李大见状,又是一个巴掌拍在了临安的屁股上,临安侧过脸怒视,只是脸上
的精液和红晕让这怒视更像是在邀请。

  「那公主大人,我们为了救你的情郎废了这么大劲,是不是该有些赏赐?」
李大说道。

  地上的王二等人也被这一巴掌给打掉了大半的恐惧,再次看向了临安,看见
了自己刚才留下的痕迹。

  「什……什么奖励?」临安不解。

  「那自然是这样了!」李大又是一巴掌拍在临安屁股上,然后走到身后又一
次插进了临安的菊穴里。

  「啊!你个该死的东西!我一定要叫父皇斩了你!啊!轻一点!啊!」虽然
临安在放狠话,但是婉转的呻吟让这更像是床第间的调情,临安似乎是也意识到
了这一点,便不再说话,只是等国师回来救她。

  「来吧,还怕啥?反正做都做了,不如做个痛快?」李大对其他人说,其他
人想想也是,便再度围了上来,临安见状闭上了双眼。

  就当是做梦了,狗奴才已经回来了,够了。不过其实还蛮舒服的……呸呸呸。

  ……

  「国师大人,刚才那些……」许七安随着国师到了外面的院子后坐下,然后
问道。

  「你伤的很重,魂魄离体,但是我发现你的身体还有生机,就用道门秘法助
你复苏。」

  「这样……多谢国师出手。」

  「不用谢我,你要谢谢他。」国师指了指在他们后面离开静室的我。

  「啊,多谢这位……额……小道长?」许七安对我拱手道。

  「不客气,许铜锣,在下久仰大名!叫我青坊道人即可。」

  「多谢青坊道人相助!宁宴感激不尽!只是里边那位女子是?」

  「哦,她是我从一妓院找来的婊子,说起来本来还是个处,许铜锣要是想感
谢她之后就多去她那关顾就是,街上马上新开的那家青楼就是了。」

  「在下正人君子,青楼这等污秽之地是从来不去的!」许七安在国师面前想
做正气之人。

  我笑了一声,走到了洛玉衡身边,拉开了她的衣服,圆润饱满的酥胸便暴露
在了空气中。

  许七安咽了一口口水。

  「许铜锣,大家都是红尘中人,好美人也没啥大不了的,就是这洛玉衡,许
铜锣要是想,便让她陪你几晚又何妨?」

  「道长说笑……真的?」许七安小声。

  「自然是真的,今晚就行,许铜锣在家里等着就是,哈哈哈哈哈哈。」说罢
我便离去了。洛玉衡穿好了衣服,然后带着许七安出了灵宝观,许七安再道一声
谢后便急忙回家了。

  随后洛玉衡便回到了静室里,男人们依旧没有满足,还在围着临安肆意发泄。

  「主人,我真的要?」

  「你不愿意吗?那许七安可是现在京城的大名人,身上的气运对你也有大好
处。」

  「但是……他的身体……」

  「身体怎么了?」

  「也许是复苏中出了问题,他的下面现在似乎是有些问题。」

  「啊?」我愕然,这可是我没想到的。不过许七安这问题应该是绿帽改造卡
带来的毛病。

  「那他是完全不能用还是啥?」

  「这还不知道。」

  「那你今晚去看看什么情况吧。对了,你回头去宫里走一趟,和元景说说,
临安要待在你这里修行,暂时不回去了,顺便把他那里好看的几个妃子皇后给也
带过来吧,青楼该开了,得有头牌啊。」

  「是……只是元景不会愿意吧……」

  「你别忘了你现在是世间唯一的超品。」

  「明白了。」

  「走吧,随我去趟街上。」我又看了一眼临安,她已经再一次的失去了意识,
只会迎合着身后的男人发出无意识的呻吟,看来今天就能让她完全调教好了。

  我带着洛玉衡来到了人流最大的皇宫前的街上,挑了个好位置,这里原本是
一个酒楼,让洛玉衡去和老板进行了一下友好的谈判后,这酒楼便归我了。

  是时候在这个世界开启青楼,完成系统的任务了。。

                 嘀

  检测到宿主获得了可开设青楼的建筑地段,请问是否要开设青楼?

  是。

              系统改造建设中

              初期设施开启

  建设完成,请宿主尽快安置妓女开始营业。

               系统升级

  目前为一级青楼系统。

  眼前一阵白光闪过,面前原本的酒楼已经变了样,一楼是一个大厅,中间有
一个台子,周围是饭桌,青楼标配的让妓子们展示才艺的地方。周围有一些只有
窗帘阻隔的小间,方便男女看对眼了进去来上一炮。

  二楼是雅座,才子佳人相会,吟诗作赋,轻至深处褪去衣衫来一次灵魂的交
流。

  三楼是房间,只有一张大床和桌子,系统里还有一些灰暗的特色房间没有解
锁,看来是之后可能会解锁的。

  酒楼后边和边上原本的空地也有了新的建筑,一栋是一个个隔间里面只有木
板床的建筑,看上去是给没什么钱但是也想嫖的平民用的,不过我这青楼,妓女
的质量肯定低不了,平民也得有福了。

  另一栋是主人的小院,看来是系统给我住的,不过我并不打算住在这里,回
头安排李大住过来就好,我还是住在灵宝观比较舒服。

  青楼的地下还有一间调教屋,木桩三角马吊架一应俱全,之后把那些妃子带
过来之后肯定是用得上的。

  青楼还需要小厮,李大肯定是一个,可以回去其他那些人愿不愿意。

  「玉奴,在二楼挑个你喜欢的房间吧,以后你也要在这里接客。」我对着洛
玉衡说道。

  「……是」洛玉衡走到二楼,找了比较靠里面的一个,在门口的铭牌上刻下
了玉字。

  「好了,回去吧,再不回去我怕临安要被他们那些人给肏死了。」

  果不其然,我们回去的时候临安已经被肏昏过去了,原本粉嫩的小穴都已经
红肿,挥退了那群男人后,让国师给她敷上了秘制的药物,身体上的伤痕全部恢
复如初。

  看着静静躺在床上眼角含笑的临安,大概能猜到她此时梦见了什么的我给她
盖上了被子,回了自己的房间。

  洛玉衡遵循着我的吩咐,来到了许府。

  「许七安,睡了吗。」

  「没!」许七安连忙从床上爬起来,开门让洛玉衡进来。

  「国师大人……你?」

  「这是我主人的吩咐,你不要多想。」

  「主人?国师你……」

  「不要多嘴,脱衣服吧。」洛玉衡在外人面前还是那个冷酷的人宗道首。

  「是是是!」许七安连忙脱下了衣服,然后看着洛玉衡,她也缓缓的脱下了
衣服,道袍下空空如也。

  「开始吧。」洛玉衡淡淡道。

  「国师恕罪!」许七安把洛玉衡抱到了床上,然后发现自己居然硬不起来。

  「怎么了?还不开始吗?」

  「国师稍等,出了点小问题!」许七安急忙撸了撸自己的肉棒,好不容易才
微微硬了起来,然后赶忙爬上了床,对准了洛玉衡的美穴就准备插进去,结果刚
刚没入半个龟头,就随着一阵颤抖射了出来。

  「你结束了吗。」洛玉衡见状不由得嗤笑了一声,然后又连忙正色道。

  「没,没!意外!意外!」许七安红了脸,连忙再次刺激起自己的小兄弟,
但是不管怎么努力就是硬不起来。

  「算了,我走了,你自己慢慢努力吧。」洛玉衡摇了摇头,穿上了衣服便飘
然离去。

  许七安在洛玉衡走后还是不信邪,几次尝试失败后,只能以这是国师自己太
过于紧张来安慰自己。

  洛玉衡离开许府后,虽然许七安刚才没能插进来,但是还有有些精液留了下
来,用手擦了擦这稀淡如水的精液,洛玉衡感觉下体有些瘙痒,有点想回来找我,
但是想起我说的今晚不要再去我那里了,便只好放弃这个想法。

  朱广孝和宋廷风走在街上巡逻,就在今天出发前得知了自己的好兄弟许七安
没死,便想着巡逻路过许府的时候去看看他,但是还没有走到许府,就被拦住了。

  拦路的是一个女子,身穿薄纱制成的衣物,地下嫣红的两点隐约可见,薄纱
只盖住了下身最隐秘的部位,若隐若现,两条修长的美腿就那么光着脚踩在地上,
面容也被面纱遮住,正向着二人走来。

  「姑娘……有什么事吗?」宋廷风咽了口口水问道,但是随后便感觉到自己
动不了了。

  女子自然是洛玉衡,她实在是欲求不满,便从街边不知谁家取来了这件衣服,
然后找到了街上的两名武者,身强体壮的武者。

  洛玉衡一言不发的把两人按倒在地上,脱下了裤子,两人的肉棒被洛玉衡舔
了几下后边硬了起来,然后洛玉衡便坐了上去,一插到底,开始了夜晚的欢愉。

  第二天早,半宿未眠的许七安走出了大门,发现门口不远处躺着两个人,走
过去一看居然是自己的好兄弟宋廷风和朱广孝,两人衣衫不整的躺在地上呼呼大
睡。

  「欸欸欸,起床了,你俩躺我家门口干什么?」

  「唔?啊?宁宴!你真的还活着,太好了!」宋廷风先醒了过来。

  「是啊,我还活着……」

  「玉……玉……」一边的朱广孝还在说着梦话。

  「什么玉?」许七安不解。

  「啊,没事,老朱大概是睡糊涂了吧,哈哈哈哈。」宋廷风并不打算把昨晚
那个自称是玉的女子说出来。

  「是吗……」于是两人便带着还在睡着的朱广孝回了打更人的衙门。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