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文学城

【妻心如针】33

第一文学城 2021-10-16 03:07 出处:网络 作者:雨中人jack
作者:二维码 2021.9.25发布第一会所 字数:10752   「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

作者:二维码
2021.9.25发布第一会所
字数:10752

  「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

  一声巨响是礼花桶爆炸的声音,我放眼看去,在厅堂中央的部分不知何时多
了一个巨型的礼花筒,满天的彩带在上空飘散着。

  「好巧啊,有人和小小同一天生日。」

  我觉得很有缘分,诧异的对妻子说,但妻子的表情竟然显得有点局促,还有
几分不安,只是神经大条的我没有发现,听到音乐的小小显得很是兴奋,他坐在
座位上小腿乱踢晃晃悠悠。

  小小扯着我的衣角说「爸爸,爸爸!大家给小小过生日了!」

  我宠溺的刮了刮儿子的鼻子,对他说「小笨蛋。」

  我并没有注意到妻子的脸色一阵阴一阵晴,依旧沉浸在今晚欢乐的气氛之中,
我为了今晚和妻子幸福的气氛,在床帏之事上也做足了准备,也并非是我对自己
缺乏信心,而是一心想在晚上表现的更好一点,毕竟自己的生理情况已经在这里
了,那么就只好多用一些花样逗妻子开心了。

  所以在来之前,我就在网上订了一套其实很早就想买的情趣用品,其中包括
一副金属乳夹,一条G点AV棒,一串软胶强力跳蛋,还有三瓶德国进口的催情
水。

  以前没有尝试,是因为不确定妻子会不会同意,尽管已经是老夫老妻了,可
在那方面,妻子还是很难为情也不算特别开放。

  之前她穿那种sm类型的内衣已经算是非常出格,至今为止连屁眼都没有好
好的让我玩过一次,我更是不敢提,多变态啊。

  就更别说玩那些更刺激的了。而今天我就是很想尝试一下,也不知为什么,
就是很想。

  而那个纸条却让我本来一片大好的心情堕入谷底,却隐隐之中又有着几分刺
激,我痛恨自己内心深处那个邪恶的种子,痛恨自己在守护妻子的同时竟然又隐
隐期待着她在别的男人身下淫荡的样子,但是这是不对的!如果让我选择,我一
定不会让我性格中阴暗的部分毁掉我的生活。

  「老公,你想什么呢?」见我发呆入神,妻子夹了一筷子鱼给我,同时看了
看手表,「我看时间差不多了,要么就现在好了?」

  「好…」

  和我对视一眼后,妻子按铃唤来服务生,对其微笑道:「现在可以上了,谢
谢。」

  只见那高大帅挺的青年,不多时便从里面推出一辆小车来,那车上正摆着一
个做工精致,看上去非常诱人的蛋糕,蛋糕中央布满巧克力的地方,还整整齐齐
的插着几支小蜡烛,惹得周围的小孩子都很羡慕。

  「哇!……这,这是给我的吗?」

  「当然了小小,生日快乐!」

  在儿子的欢呼雀跃里,妻子又和我对视一眼,便从服务生那儿接过蛋糕来,
一个优雅缓慢的转身,将蛋糕稳稳的摆在桌上。

  「小小,喜欢吗?」

  「嗯!喜欢,喜欢啊!妈妈,他们怎么知道我今天过生日呀?」

  「小傻瓜,那当然是妈妈事先就为你定好的咯……嗯?」

  我同样非常开心的笑着,刮了一下儿子的鼻子,我和妻子也很默契,面带微
笑的从侍者那儿接过打火机来。

  而侍者很快就离开了,似乎还有一件什么事在等他去做,好在他穿的是宽松
版的九分西裤,否则,还很容易被发现,其实他裤裆里的那条东西居然早已经,
胀胀的翘了起来。

  也就在蜡烛一支支被点亮的时候,她们桌子上方的那台灯突然暗掉了,与之
同时,柔美动听的生日歌曲正空中缓缓的萦绕而起。

  「happybirthdaytoyou,happybirthday
toyou。」

  英文版的生日歌从我和妻子的口中传出,混杂着小小开心的笑声,我和妻子
都知道小孩子过生日,最开心的其实不是吃蛋糕,而是在蛋糕前,点蜡烛和许愿
什么的,所以早早的就为小小准备好了这份惊喜。

  「那,我开始许愿啦,我希望……妈妈越来越漂亮,越来越年轻,希望爸爸
经常回家陪我们,希望爸爸妈妈的感情,越来越好……」

  不得不说小小的嘴就像抹了蜜一样,从小就非常的甜,这也是家里大人喜欢
他的重要一点。

  这世界上,有很多事情都会出人意料,就像眼前,那么幸福美满的一家三口,
那么漂亮温柔,端庄贤惠的妻子,那么灵动活波、惹人爱的儿子,还有这么一个
会让很多人都羡慕不已的丈夫,可是谁又会想到,也许一切都只是表象,或者不
能说是表象,而是在这美好的一面下还存在着不为人知的一面。

  就像岳母,之前看似和岳父也是琴瑟和鸣,但是谁又会知道他的太太曾经有
好几次在接起他电话的时候,那阴道里正还塞着其他男人的肉棒。

  也正如我,我完全没有想到,就在自己和妻子为女儿过儿子的时候,消失了
那么久的张小蓝,居然来电了。

  小小才刚刚许完愿吹灭蜡烛,我口袋里的手机就一阵振动,与此同时,妻子
包里的手机也震动了,她悄悄的看了一眼号码,突然面色难看起来,好像是感到
脊梁骨上一阵凉意。

  但我没有发觉,因为我在迟疑张小蓝的电话我到底接还是不接,说实在话,
对于这个女人,我不知道是一种什么样的情绪,讨厌,也许有一些,但是也有怜
悯,当然绝对是没有爱的,我只爱我妻子一个。

  而我并不知道,其实妻子那头现在也犯了难,似乎是一个令人非常棘手的人
打过来的,她的表情仿佛在告诉别人,怎么偏偏就选在这时呢?

  她没有直接挂断,似乎因为她很清楚,如果不接,那人还会打来,而且会不
跌不休的打,直到她手机没电为止,但要是把手机关掉,那就很有可能把对方彻
底惹毛。

  也许她不能冒险,却也不可以在孩子老公面前接起那个电话。

  而这一边的我心下已经有了决断,我把电话挂断,发了一条短信过去「现在
有事不方便说,你发短信给我,或者过一会我给你回过去。」

  「老公,我去趟洗手间,你把蛋糕切一下吧……」

  我刚刚打完字,妻子就说了这样一句话,见我笑应,她站了起来,故作镇定
的又看向儿子。

  「等我一会儿啊,妈妈很快就回来的……」

  直到小小连连点头,她才拿起包,迅速的离开了座位。

  我心中顿时起了疑惑之心,妻子一向是非常顾家的,小小的生日她自然是极
为看重的,究竟是什么可以让妻子在这么重要的时刻还会抽身?

  就在妻子离开座位以后,我神不知鬼不觉的也直了起来身子,并且对疑惑不
接的儿子说「小小,爸爸现在要去做个事情,一会就会回来,你现在自己在这里,
不会害怕吧?」

  小小露出一副小大人的模样,说「爸爸你去吧!我乖乖等你和妈妈回来!」

  我笑了笑,摸了摸他的头说「儿子真棒!」

  然后我寻着妻子的轨迹,跟了上去,她应该去的是厕所,果然,我快步跟上
以后发现她轻手轻脚的遁入了通往厕所的走廊。

  我心想,我可以假装洗手,暗中偷听。

  当我看到妻子带着许多「绅士」的目光,经过一条走廊,最后来到楼下的盥
洗室里,我不知道的是,她的手机上已经有好多未接来电,都是来自同一个人打
来的,不过还没等她拨回去,那刺眼的号码又再一次在屏幕中央弹了出来,而且
才刚刚接起来,对方就直接说话了。

  这个时候我已经隐藏在了厕所外的拐角,但是妻子显然没有发现我跟过来,
毕竟以我的个性不可能将儿子一个人扔在那里,所以她也没有进厕所里面,直接
在洗手台前就打了电话。

  「宝贝女儿过生日,也不通知我一下,王大律师,看来,你没有把我当朋友
啊?啊?怎么样,赤坂亭的味道,还不错吧?」

  盥洗室里很安静,静的几乎能听见手表的滴答声,听着手机里传来的那一声
声语调缓慢,字里行间却渗透着一股凌厉和阴鸷的话。

  我当然是听不到手机里男人说话的内容的,但我偷偷看见妻子眉宇一紧,身
子似乎已经软了下来。她或许在心想,饭席是她亲自订的,这次没有通过任何人,
而赤坂亭为女儿过生日的事情,如此看来,他又是怎么知道的?

  难道说,竟然是被他跟踪了吗?

  「少废话,你说,什么事。」

  妻子的声音显得有些激动,我心中五味杂陈,难道这个电话来自陈博?妻子
的性格一向柔和温顺,待人接物都非常友善,很少见她愠怒的样子。

  听妻子的声音有些不自然,对方倒发出了一声低沉而又猥琐的笑来。

  「呵呵,没事啊,只是我想你了,我说好几天没见面,你那大骚屄,应该很
需要我了吧?既然你吃的那么开心,那接下来,也该让你下面的那张嘴,好好的
享受一下了,啊?」

  那男人说话声音有点大,即使妻子的手机没有开扩音,我都能听到其中的一
部分,特别是大骚穴,下面那张嘴,我听的尤为清楚。

  什么?是什么男人对妻子能说出如此下流的话,而妻子竟然还要冒险来接他
的电话,我顿时明白了,除了陈博,这个男人不会有别人。

  那男的真是下流到了极点,嘴上对她以王大律师敬称,却又在电话里就对一
个女士用出那种词眼来,偏偏那两个词还尤其加重了语气,就算盥洗室里这时候
没有别人,却还是听得妻子一脸通红,红的那真叫非常难堪。

  「都知道我们在一起了,就不要废话了,还有,你不要再打来了,我不会接
的。」

  看来妻子完全不想再和这种人多说一句话,她所认识的所有男人,谈吐和举
止,都算的上是很有素质。

  对面感觉到她要挂电话,连忙说道:「……哎哟!!急什么!王大律师啊
……我还有话要说呢!」

  「什么话!」

  妻子已经极度不耐烦了,本来就是小小的生日,是一家三口和谐美满的生活,
显然对外人的打扰,她非常生气。

  「海鲜也是我点的,你排卵期到了!」

  妻子正准备挂断电话,我准备开溜了,男人再次说「你敢挂电话吗?嗯?」

  妻子的手指又迅速收了起来,脸色极为难看。

  「叫你去日本,你不去,没问题啊,我也只是说说罢了,开玩笑的嘛,而上
个礼拜,我也不怪你,谁叫那几天你儿子在家呢,我当然舍不得让你尴尬的琪琪,
但是今天……哼,今天就由不得你了!」

  「你,什么意思?!」

  妻子怒到了极点,声音反而冷静了下来。

  「什么意思?很简单,我这里呢,都已经为你准备好了,就今天晚上,不过
前提是,你得带上他们一起过来!我倒要看看,让老公和儿子等在楼下,咱们漂
亮又高尚的王律师在床上,还会不会那样骚!」

  「你!畜生!……你想都别想!……」

  妻子再也沉不住气了,嘴唇颤抖了几下,手里的包不经意间搁在了镜子前的
梳妆台上。如果,那个男人就在面前,相信她会毫不犹豫的狠狠给他一记耳光。

  她从来不打人,一惯有素颜而且性情温和的她,别说是动手打人,就算是骂
人也难得一见。可现在,她就是很想给他一记耳光。

  她的心声我此刻还不知道,因为我都不知道妻子究竟经历了什么。

  她在想,就算曾经她和对方上过床,那也必须有一个前提,老公不在家,更
何况妻子根本就不是完全自愿的,就算女人放纵自己,终归还有她最后的底线。

  妻子真没想到,对方居然还会对她提出这种要求,那不是明摆着要玩死她和
我么。

  她直接把电话挂了,想都没想,就挂了。谁知道手机屏幕还没有暗下去,一
条微信的消息就已经弹了出来。

  「琪琪啊,我很欣赏你这温和中又有坚定的个性,不过,还是先看看这张照
片,再说吧。」

  紧跟着,就是一张图片跳了出来,画面清晰的还没有全屏放大,就看的妻子
面色剧变了。

  我很想跟过去看到底是什么图片,能让妻子的脸色难看到这个程度,但我做
不到。

  那照片是横屏拍摄的,取景不浅,一眼就知道背景是在某家高级餐厅的豪华
雅间里,就连桌上的名酒佳彦也一一都清晰可见,但问题是,那画面上的一幕情
景,却是不堪入目到了极点。

  在这酒宴之中,照片上的女人竟然是光着屁股!还被一个男人抱在空中,其
中一个双手托高她的大腿,让她丰白性感的大屁股腾空紧绷着向后绽开着,一条
湿淋淋的肉棒,一根在她阴道里,而雄壮有力的手竟然是在她的屁眼里!…就算
只是静态,也看的出他是在狠狠的的肏着她,她双臂紧抱那个男人,侧对镜头的
脸,表情欲仙欲死……

  而照片里居然还有其他几个男人,一条条赤裸裸的阴茎全都是湿淋淋的翘在
胯下,其中手里正捏着那女人内裤的男子,脸还对着镜头在笑,然而更为不堪的
是,在这样的场面里,竟然还看到了一个服务生的脸,无论那姑娘为什么还没有
离开,看样子,她实在被吓得不轻了。

  妻子看到这张照片,急忙回头看了看四周,我连忙躲紧。

  看着这张照片,妻子突然觉得手机变得很重,压的她都喘不过气了,还像火
那般,烧的她浑身,有里而外的灼热。

  「这是,怎么会这样?」

  妻子压低声音,带着哭腔叫着。

  「没错,你没有看错,这就是你美丽动人,端庄大方的母亲,你可不知道,
她最近在我这,每天都有肉棒插在她的大骚逼里,屁眼有时也有哦,二棒同插,
众人围观,爽的可是不得了呢!」

  妻子听到这极度无耻的语言,直接瘫痪了下来,坐在地上,两行清泪止不住
的往下流,我特别想冲出去把她抱起来。

  但是此刻,我不能!我不能这样做,我只能咬紧牙关!

  照片里那晚的饭局,对于岳母来说可以说是不堪回事的,那是岳母从尚有自
己神智向母狗的沉沦关键,虽然事后才清醒自己是被陈博设了局,在酒里下了药,
才导致了那场丑事。

  可岳母记得,其实照片上那女服务生送汤进雅间的时候,她已经在七八个男
人面前光着屁股了,吓得女孩把烫都打翻了,可酒力完全发作后,一切印象又变
得模糊起来,只记得他们一个个全都很厉害,一根接着着一根,几根一起来,让
她爽到连续高潮,连「老公」都喊出来了,相比老公那无能疲软的肉棒,那些男
人的粗暴和下流,只会让她的高潮来的更猛,间隙更短,她又怎么会知道,现场
居然还有人在拍照。

  她又怎么会知道,这样的照片竟然还会流入她的女儿手中。

  「不,我妈妈不可能这样。」

  妻子流泪的喃喃自语重复着,我从她的表现也得知这张照片应该是关于岳母,
陈博想从精神上去摧毁妻子!妈的,我的拳头攥紧,全身肌肉绷紧,真是一个畜
生啊!

  紧接着,对面又发来了一张照片,应该就是关于妻子的了。

  妻子这次的反应更为剧烈,她掐着自己的人中,快要翻起白眼了,究竟是什
么样的照片能够让妻子这样?我陷入了深深的疑惑中。

  妻子不知道陈博的真实身份,远远没有我了解的彻底,她可能还在想着,问
题是照片是谁拍的,为什么要拍,在场的包括陈博在内,一个个都是金融圈里有
头有脸而且有家有室的男人,这样对他们有什么好处,就不怕引火自焚吗,然而,
这张照片又怎么会落到那个男人手里去的呢。

  额头上冒出了一层细细的香汗,妻子的眼眶都红润了,那个男人手里的那些
照片,最多只拍到了她与别人进出酒店时的画面,老公是那么信任她,她多少还
有为自己辩解的余地,更不大可能因此而弄的名声狼藉。

  是女人都有虚荣心,在大多数人眼里,妻子永远都是一个力求完全,高高在
上的女人,为保持淑女形象,有时对老公都放不开主动的她,在孩子面前,永远
还都是那样的高尚纯洁,完美无瑕,可这张照片……

  眼泪还是忍不住的涌了出来,渗着迷人的眼线,在她光滑惨白的肌肤上滑过
了一道淡淡的湿痕,哪怕知道那根本无济于事,妻子还是将照片删掉了,接着就
把号码拨了回去,她握着手机的手还在不由自主的颤抖。

  「怎么?改变主意了?」

  男人的语气有几分戏谑,仿佛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

  「你告诉我,照片,你哪里来的?」

  那个男人听到了妻子的哭泣声,是有史以来第一次听到这女人在自己面前哭,
却冷笑着,答非所问道「呵,我不得不说,那家伙拍的很有水准啊,呦……啧啧
啧……连水都喷出来了,那天晚上,你一定是爽爆了吧,啊?」

  「你看看你那表情啊………嗳!!!我怎么才发现,原来你手上还带着钻戒
啊?……哈」

  「你,你不要说了,你只要回答我,照片哪里来的?」

  妻子的哭声更大了,好在盥洗室里还只是她一个人在。

  即使心里知道很难从他嘴里得到真相,却还是问了相同的问题。

  对面沉默了一会儿,「现在说这个,你觉得还有意义吗,琪琪,你可是个聪
明女人,所以你只要做一个决定,今晚,是来,还是不来,如果让我高兴了,什
么都好商量的,但要其次的话……」

  听到这里,妻子脸上已经泪奔了,「你到底想要什么,你要钱是不是,要多
少钱,你说呀,只要你放过我,以后别再骚扰我,放过我的妈妈,就算我求求你
了,好不好……」

  她向来都是高高在上,自信奕奕的一个女人,除了老公和儿子,她从来没有
对任何人用过乞求的口吻,而眼下,对一个彻彻底底的渣男,却已经是语无伦次
了。

  而对面却好像完全没听到她说什么一样。

  「呵呵,我就给你十分钟,如果十分钟以后,还是得不到我想要的答案,琪
琪,我绝对保证,照片立马就会夹在另一个蛋糕里,送到你儿子手上,呵,这样
一个生日惊喜,一定会让她终生难忘的吧,啊?不过,就算今天,她看不到…
…明天,后天,哼,只要哪天我心情一好,直接叫人送到你儿子学校里去,送到
她班主任的手上,那种场面,想想都觉得刺激啊样王大律师,呵呵呵……」

  说完,他就把电话挂了,挂的很干脆,很果断,都没有再让妻子多说一句话
……盥洗室里还是很安静,静的,在门外就能听见,里面有一个女人,已经失控
般的哽咽声……

  而我也不知道那个男人具体说了些什么,直到妻子突然出现在我面前还没有
发现。

  「老公,你!」

  妻子的脸上还挂着一点点的泪痕,但是不太明显,显然是她自己处理过了,
避免让我看出一些蛛丝马迹,但此刻她的脸上免不了有一些遮掩不住的惊恐神色。

  「啊!」

  我也不知道应该如何是好,直接拆穿?与妻子共同面对?不行啊!这样的话,
妻子一定会无颜面对我,甚至离开我,我们以后又该如何相处?

  也许是我懦弱,是我给自己的懦弱找的一个借口,但是我实在无法面对这样
的结果。

  我实在太爱妻子了,他和儿子就是我的生命,不,比我的生命还珍贵。

  「啊,我等你等太久了,怕你出什么事情,所以想来看看你,刚刚到你就出
来了。」

  我撒了个慌,其实我撒谎的本领不够高超,好在妻子太信任我,而且此刻她
实在是太过于心烦意乱,所以并没有觉察到。

  「哦,这样啊,我弄好了,那我们就一块回去吧,别让小小等的太急了!」

  妻子挤出了一丝笑容,和我手挽着手开始往回走,快要走到桌子前面的时候,
妻子突然对我说「你先去吧!」

  「怎么了?」

  我心中疑惑,妻子说「鞋子有点不合脚,我弄一下,你先去。」

  「我帮你弄。」

  妻子急忙说不用了,我也没太多想,就先回到了桌子上。

  面对桌上的生日惊喜,孩子满心的喜悦久久难以退去,虽然常常都能吃到类
似的蛋糕和甜品,但今天的感觉就是很不同,小小连忙拿出小手机来,又是拍照
又是发微信的,迫不及待想和小朋友们分享快乐。

  等我切完蛋糕之后,他还在其中挑了最大的一块,没有给自己,而是很小心
的夹进了妈妈的盘子,她知道甜品也是妈妈的最爱。

  我心中也非常欣慰,小小真的是太懂事了,也没有辜负我和妻子对她的疼爱
和教育。

  几分钟以后,看到风姿绰约的妈妈正微笑着款款走来,他立马从椅子上蹦了
起来:「妈妈…快来呀,我们来吃蛋糕吧!」

  可是我却一眼就看出,妻子的脸色似乎有点怪怪的,而妻子那双漂亮迷人的
眼睛里也少了一些平常惯有的自信和神采,明明刚才还好好的,怎么弄个鞋子,
就又这样了呢?

  难道是又想起岳母了?给她看的照片又是岳母的什么照片呢?

  「怎么了,不舒服了吗?」我对妻子关切的询问。

  「嘤~没,没什么。」

  见我站起身来,妻子先是淡淡的给儿子一笑,再看向我,表情已经有点娇涩
且很轻声的对他说,「其实我不是鞋子不合适,只是今天,白带有点多了,刚巧
我带的护垫都用完了。」

  「啊?那要不要我去帮你…」

  「不用了,楼下就有屈臣氏的,我已经买了。」

  我自问对于妻子向来都是体贴入微的,哪怕是亲自去给妻子买卫生巾或者护
垫那种东西,对我这个男人来说也算不了什么。

  见妻子的脸色微红,说话时两片明媚动人的酒窝在唇边时隐时现,我才松了
口气,甚至因此心里还生出了一丝亢奋来,听说每逢排卵期尤其是白带增多的时
候,女人的生理需求都会有些明显,虽然对那种事情妻子一向表现的算是比较含
蓄,可这还是让我不由的想到了今晚,想到自己准备好的那套情趣用品,我的笑,
也就显得更为灿烂了。

  「老婆你看,这块,是小小特地给你的……」

  妻子看着他,这才注意到自己面前的蛋糕,而蛋糕对面,孩子那天真无邪可
爱的小脸正满是甜蜜的朝她看着,她的表情却微微的变化,似乎这一切都让她的
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

  「宝贝儿,这块,还是你吃吧,其实妈妈最近在减肥呢,所以我不能多吃甜
的……」

  妻子摸了摸儿子的头,巧笑盼兮。

  「啊?为什么要减肥啊,妈妈?你看上去一点都不胖呀。」

  小小的嘴不得不说,有时候让人感觉到甜的不行,而且还很真诚。

  被孩子问的,她笑的有些尴尬了:「嘤~谁说哒~再这样下去啊,妈妈以前
的裤子都不能穿了,,好啦,你乖~今天是你的生日嘛,这块呢,当然要给你吃
啦。」

  孩子还那么小,她当然不能告诉小小,是因为胸脯和臀部太过丰满,而让自
己显得过于性感了,而且无由的找些话题出来,她只想掩饰什么不让情绪再度失
控,好不容易才补完妆回来,又怎能在现在让自己哭出来呢。

  「那个……」

  妻子也只是喃喃的说了两个字就停下了,迎上我的视线,妻子的眼神却似乎
稍稍虚了一下,仿佛她实在不知道要如何开口,我不知道的是,尽管她早就想好
了今晚的一切借口。

  「怎么啦,我怎么感觉你好像有心事啊?」

  我发问到,其实我早就知道了妻子心里在想的东西,今晚对于妻子来说一定
是一个非常重大的打击,她还能在丈夫和孩子面前扮演着这么温柔的样子,我都
替她感觉到心疼。

  「老公,刚才,律所的马律师给我打电话,他说永利地产集团法务部的人明
天就要出国,所以他想最好在今晚就把案子再重新梳理一下,…其实,我倒并非
一定要出席的,但是……」

  我很快就看到了妻子眼睛里的歉意,我当然明白妻子为什么会心神不宁,也
明白这一定是妻子的借口,我只是很好奇到底是什么把柄能让妻子放弃我们一家
三口共度儿子的生日。

  就在这时,台上原先放生日快乐歌的地方,响起了一阵声音,从大音响中一
个男声传入了我的耳朵中。

  「祝王琪琪大美女的宝贝儿子生日快乐!」

  我一下就听出来,这是陈博的声音!妈的,这个杂种在跟我示威!

  但我还是假装不知情,问妻子「这个男人是谁啊!」

  妻子显得非常尴尬说「就那个,陈律师,我和他关系挺好的你记得不记得,
之前有个案子他帮过我不少忙。」

  「哦。」

  我点了点头,不再吭声。

  然后随便夹了一口芥末章鱼,差点没给我呛死,我忍住辣,还是平静的说
「哦,原来是这样啊,那你就去律所吧,反正饭也吃了,生日也过的差不多了,
至于电影,呵,我陪他看就行啦,再怎么说,也不要耽误了工作,你说是吧。」

  这360的大转弯,其实我自己都有些心虚。

  一家三口难得出来,关键都已是下班时间了,相信是个丈夫谁不介意呢,但
是我不能表现出来,我知道妻子和我一样深受煎熬。

  我已经做好了计划,主要我得知道妻子是去干什么!我等会就把小小送回家,
或者送到我父母那里,然后跟踪妻子。

  如果妻子说的是真的,那我仔细一想,在事业和家庭之间妻子向来很有分寸,
尤其是当了妈妈以后,事业再重要也莫过于孩子在她心里的位置,而眼下这种状
况能让妻子如此为难,说明那事情责无旁贷,毕竟美琳如今还是律所的骨干律师,
也或许早早在电话里她就已经答应了呢,另一个无关今晚事情的电话中。

  所以如果我再表现出不悦,非但解决不了问题,反而会让妻子为难。我当然
希望,在备孕期间妻子一直有个好心情。

  但是今晚那个男人的现身,让我不禁犹豫起来,显然这个毒瘤不解决,我的
二胎计划是无法落实的,我的心是安不下来的。

  好在小小真的很懂事贴心,嘴里的蛋糕都没咽下去,她就抬起小小的下巴看
向妈妈「没关系的妈妈,你去忙你的好啦,要是电影好看的话,最多以后等你有
了时间,我们一起再看一遍好啦。」

  妻子满脸愧疚的神色,小小的懂事,却更让妻子感到百味杂陈,且无言以对。

  我抓住了妻子的手,我很理解她,作为丈夫,我责无旁贷的要给她力量与支
持。

  看着我和小小,妻子她沉默了好一会儿才说道:「嘤,其实也不用那么着急
的,律所的他们几个现在还在饭局上呢,没有那么快结束的,所以我想,索性看
了电影,再说吧。

  当听说洽谈地点就约在城市中心大厦里,我多留了一个心眼,毕竟上次岳母
可就在……

  我殷勤的夹了一块蛋糕给妻子,那浓郁细腻的起司里还嵌着一颗妻子平时很
喜欢吃的进口车厘子。

  「嗳,老婆,既然回家顺路的话,那你看这样好不好,到时候我们一起过去,
然后我和小小就在车里等你好了,反正晚上停车也不是很难的,也就免得你再打
车回家了,你说呢?」

  我装作单纯这样想,让妻子觉得我的确没有过多的想法,不过我没想到,这
次妻子只是抿着唇对他笑了笑,什么都没说居然直接答应了。

  难道那个男人在电话里这么要求的?还是说妻子根本没有被攻克过,哪怕一
次?否则为什么妻子会这么爽快的答应?都省的我去跟踪了?

  一连串的问号,在我的心中铺展开来。

  以前就算孩子不在身边,妻子也不大赞成我那样做。毕竟相比妻子,我的工
作要更加劳累压力也会更大,就是由于迁就我妻子才不想因为自己的事业,再去
消费他的时间和精力,再说早就不是新婚燕尔,也不是热恋中的情人,确实没有
那种必要。

  如果没有那件事,今天妻子的反常多少会让他有些意外,但是有了这件事,
我也会更加觉得意外,如果妻子问心无愧的话,那我也多少有一点小小的惊喜,
为什么呢?难道说排卵期里的女人会有所不同吗?还是因为,今天对他和妻子来
说,是一个特殊的日子呢?

  突然我又想起我准备的情趣用品,浑身又躁动了起来,即便如此躁动,我的
下面依然软趴趴的,看来真的是一天不如一天了。

  到时候我抹上精油,好歹还有一战之力吧?这可是德国的进口货!

  当我驱车将妻子送到楼下,她先上去了,而我在底下等待,我打开手机,通
过妻子的项链中放的监视器,准备探查情况。

  其实之前我也可以这样做,但是妻子的项链会换,刚巧她上楼前换成了我安
装监视器的那一条。

  不一会,手机屏幕里出现了一个宽敞又气派的总裁办公室,在里面一个男人
正懒洋洋的靠在那气派十足的大皮椅上,他两腿高高翘在桌头完全敞开的西裤拉
链之外,一条垂软着却还是硕大如蕉的阳具,正随着他满脸的阴鸷,在空气里赤
裸裸的微微晃动。

  那个男人竟然带着一个面具,我感觉,那肯定是陈博!

  只见他一手往龟头上抹着药,另一只手里正捏着一片早已干涩起硬的白乎乎
的东西放在鼻前,闻了又闻,他一脸陶醉直勾勾的看着桌上水晶相架里的女人。

  「陈董,他们到了。现在让他们进来吗?」

  「嗯,知道了。」

  挂了助理的电话,男人不急不忙把鸡巴塞回裤子里,也才刚刚拉起裤子拉链,
就见两个衣冠楚楚,气宇不凡的男人从门外走了进来。

  其中一个男的胸宽肩挺,目细鼻高,理着小平头他下颌上还留着一撮精短性
感的胡须,一米八五的个子身着一套运动休闲服,简直浑身都充满了肌肉型男的
气质,是当下很多女人一眼就会倾心的。

  而另一个倒是西装笔挺、五官线条显得非常俊朗,皮肤还偏白,猛地一看他
很斯文,眼神里却带着一些流里流气和玩世不恭,不过他那种帅还真的很像当年
的陈冠希。

  「陈律师,马律师你们好。」

  男人打着招呼,我心中疑惑,难道真的是律所的工作会谈?那为什么这个男
人戴着面具。

  就在我疑惑的时候,屏幕一阵黑色,难道是妻子将项链脱下了?

  她为什么要脱下项链?

  我心中开始激动起来。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