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文学城

【李姗姗你好重啊】(百合,SNH48同人)

第一文学城 2021-12-02 03:07 出处:网络 作者:rock_sugar
作者:冰糖小郡主 2021/11/13发表于sis001 字数:8,132 字   张语格见到李姗姗的时候已经是临近中午。

作者:冰糖小郡主
2021/11/13发表于sis001
字数:8,132 字

  张语格见到李姗姗的时候已经是临近中午。

  尽管李姗姗向她保证说一定来得很早,甚至说已经来到了只等着可爱的前辈
去迎接她,结果还是让张语格在约定地点等了半个小时。张语格对此倒没什么意
见,她在微凉的风中好好清醒了一下自己有些发懵的脑袋,快要站着入睡的时候
才看到李姗姗挥着手跑过来。

  「Tako前辈!」

  李姗姗眼睛里是那么明亮的光彩,也许是被她明朗的笑容感染到,张语格不
由得也跟着她笑起来。

  她这一笑对李姗姗杀伤力极大。李姗姗看着自己深爱的女人眼睛弯弯像是两
枚月牙,温柔明丽的笑容刚好地敲在她心中最合适最柔软的某一处,让她有种心
脏处发热的感觉,脸上也不自觉飞出两片红云。作为张语格的粉丝,她知道自己
的偶像是一只可怕的魅魔,只是不想在私下里她会是如此可爱的一面,这样的张
语格是她所未能碰触的。

  不管怎么说能在今天拥抱到Tako前辈真是太好了,能像这样牵着Tako前辈的
手和她一起像是恋人一样走在山上,在以往是想象不到的。作为粉丝的李姗姗只
能远远望着她的女神,而作为同事的李姗姗可以挽着女神的手,像是她最好的闺
蜜和朋友。

  她们选择的活动场地是一个普普通通的游乐场,不是迪士尼也不是什么别的
主题公园,就是最普通的那种,但李姗姗比去任何专属公园都要开心。所以说出
去玩得开心最重要的条件是和自己喜欢的人,就像是和张语格,不管是在什么样
的场景里,只要能和她在一起,只要能靠近她,只要能感觉到她的存在,就是美
好的旅程。

  和张语格在一起时,一向话痨的李姗姗不敢多说话,她怕前辈因为她太啰嗦
讨厌她,等到两个人一起从海盗船上下来,张语格脚步虚浮有摔倒的倾向,于是
李姗姗上前一步揽住她的腰将她拥入怀中,当两人身体紧贴在一起的时候,李姗
姗突然就产生了一种不该有的大胆的想法,于是她将扣在张语格后腰上的手一收,
两人的身体贴合得更加紧密。

  「册子。你欺负我。」

  张语格眼底浮光闪动,像是有泪。

  李姗姗慌忙放开手:「前辈!前辈听我解释,我不是……我是看你快要摔倒
了才这么做,不是趁机抱你,也不是想要和你贴贴,我……」

  该说她是一个诚实得可爱的孩子吗?就这么把自己内心的想法全盘托出,不
知道为什么,她居然会把和自己贴贴当做很不得了的事情。《花园舞曲》跳过了,
贴脸的合照也有了,为什么还会这么怕她。

  果然粉丝离偶像远一点是SNH48体系之下的共识对吗?就算是成为了同事,也
在坚守这样的规则,真的要好好奖励一下这个好孩子。

  张语格在李姗姗脸上亲了一下,后者瞪大眼睛捂着被亲的部位,脸上红得像
是要滴出血来,心跳也猛然加速,一时间整个世界都空了,只留下自己砰砰的心
跳声。等到她在十秒后回过神来,造成她失态的罪魁祸首张语格早已经跑到了十
几米外,微笑对她挥手让她快点过去。

  真是个妖精。

  李姗姗快步跟上,她的视线紧跟着前方快走的女人,心中生出某些阴暗的想
法,她摇头试图将那些想法驱散却做不到,只能任由它们狂乱发芽野蛮生长。

  她的视线总是被张语格丰满的胸脯、纤细的柳腰、修长的粉腿吸引,总是会
想要上前拥抱她,亲吻她,然后……

  「Tako前辈等等,我去买饮料,前辈一定要乖乖在这里等我回来哦。」

  张语格点头看着李姗姗跑走,她买饮料的时间长了点足足有十分钟,明明队
伍并不长。

  回来后李姗姗很贴心地替她打开了奶茶的包装,张语格觉得有点奇怪,也说
不好是哪里奇怪,但这家奶茶并不是很好喝,有一点点说不出来的味道。

  李姗姗拉着张语格走半个游乐场,看着她喝了一半的奶茶和越来越红润的脸,
邪恶的想法越来越旺盛。

  她知道自己做的是很危险的事情,很可能会被张语格讨厌甚至憎恨,但要得
到张语格,这是她唯一的机会。

  都怪周诗雨。

  要不是周诗雨突然给她发了两张照片说什么张语格已经是她的女朋友了,她
在夜里把张语格服侍得很好,现在张语格都爱上了她虽然很细但是很能干的手指,
她怎么会对张语格起歪心思。本来大家都平等地仰望天空跪拜那一轮明月,突然
有一个人宣布明月是可以触碰到的,是可以被得到的,并且他已经得到了,这时
候其他人或者抛弃信仰或者展开争夺,李姗姗毫不犹豫选择了后者。

  她知道张语格和徐子轩的纠缠不清,知道张语格和孔肖吟的不明不白,甚至
知道张语格和赵嘉敏的纠缠过往,但她一直都认为那很遥远,像路边混混听着公
主殿下和邻国王子和大将军和禁卫军统帅有感情纠纷,可周诗雨算是怎么回事?
跟她一起每天不干好事的混混追到了高高在上的公主殿下?

  输给徐子轩孔肖吟赵嘉敏,她无话可说,但输给周诗雨,她不服。哪怕是混
混里面最有钱的那个,也没有本质上的差距。

  周诗雨不是混混,张语格也不是公主,但这不妨碍李姗姗如此代入,把自己
想象成要从坏人手里解救公主的骑士。

  张语格不知道小后辈千回百转的想法,看她没什么精神只当她是身体不太舒
服,便很关切地问她是否需要帮助,李姗姗摇头上前抓住她的手,她想要十指相
扣的时候张语格拒绝分开手指,被周诗雨那两张照片气得不甚清醒的李姗姗第一
次对张语格展示了她的强硬一面,强行分开了她的手指,将她的手紧紧扣在自己
手里。

  「长能耐了啊?」

  张语格惊讶于小后辈的强硬,昨天和周诗雨的放纵让她不能不对小后辈过于
亲密的姿态产生警惕。如果说周诗雨还能凭着娇弱公主的人设让她放下戒心导致
她在看起来安全的时候被吃掉,李姗姗一开始就是个危险人物,属于不能单独相
处的那种——毕竟是在微博发表过想要X哭她这种虎狼之词的李姗姗呢。

  「Tako……前辈……」

  张语格叹了口气。

  她感觉有点热,大概是走了太长时间,该休息一下了。

  「李姗姗。」

  「啊?Tako前辈!前辈不要生气!」

  「生气倒是没有……我就是想知道,是不是周诗雨对你说了些什么。」

  能让平常面对她的时候只知道傻笑的李姗姗有如此异常表现,甚至展示出了
侵略性的一面,肯定是先用什么东西对她造成巨大的精神打击才行。李姗姗很喜
欢她,明确是带着侵占欲望的那种喜欢,能让她受到精神打击恐怕只有告知她,
她心中的女神已经被她人染指。

  周诗雨不会是半夜偷偷拍了她的裸照发给李姗姗,以此宣誓主权吧?那孩子
会有如此的心机吗?

  李姗姗点头拿出手机:「Tako前辈,是这样的……周诗雨……周诗雨说……
她说……说你们已经……已经……」

  手机屏幕上赫然是张语格的睡脸,她的刘海散乱脸色红润,唇角带着满足的
笑容,看起来又美又甜。

  张语格接过手机,手指翻页,下一张是她躺在床上的全景图,裸照不至于,
她的身体几乎都在被子底下盖着一点儿不能露的都没有露出,但在被子上放着很
不合时宜的东西——是她的内衣和内裤。

  这两张照片什么都没露,起到的效果不比她什么都露了要来得好,它已经清
楚地表明张语格已经和某个人发生了成年人之间的亲密关系,如果这张照片卖给
丝芭的话说不定可以卖五万块钱,当然如果是卖给张语格应援会,他们一定愿意
出更高的价钱,至于买了之后是曝光结束她的偶像生涯还是以此要挟私联恋爱,
那就是另一个故事了。从河内应援会仰卧起坐的速度来看,恐怕是先发给她威胁
分手,只要分手了就当做是什么都没有发生吧。

  她被周诗雨睡了这件事传出去粉丝会跑光吧。

  等等,也许会吸一大波粉?毕竟这可是两个女人,两个小偶像,在SNH48团
内恋爱光荣的风气之下,双双起飞才是确定的未来吧。

  想什么呢张语格。就算是起飞,也和你关系不大了。你的年纪已经不小了,
是时候脱去偶像的外衣了。

  说到脱去外衣,这个时候可不是盛夏,为什么她想要脱掉外衣呢。

  很热啊。

  李姗姗见张语格没有回答她,心里更加难过了:「Tako前辈……我……我就
问你一个问题……」

  「你等等哦。」

  张语格眼见她要哭,赶紧拉着她到没人的角落。这个游乐场的客流量并不大,
张语格找到一处僻静的墙角,站直了之后轻轻从李姗姗手里把自己的手抽出去——
或者说试图抽出去,李姗姗把她的手握得更紧了。

  「李姗姗。不要任性,我是你的前辈,我们……我好热,你看看你这孩子给
我气得现在都热了。」

  张语格一手解开外衣的扣子,用衣襟努力扇风来让自己活得短暂的清凉,李
姗姗却是一脸阴谋得逞的笑容,和方才那个委屈的孩子判若两人。看着她诡异的
笑容,张语格突然就明白了这是怎么回事。

  「所以你买两杯奶茶都能在没几个人排队的情况下花十分钟,所以你很贴心
地帮我打开……你在里面加了什么东西?麻醉药?不,我现在好热,你不会是加
了……」

  饮料里被加了些什么东西已经是昭然若揭,张语格挥手想要甩开李姗姗,只
换来手被她更加用力地抓着,平日里连靠近她都不敢,只远远遥望她的小后辈此
刻变得激进而凶险,她不由分说就把张语格拉进怀里,在张语格做出抵抗动作之
前便把她按在墙上吻下去。

  这不科学。

  众所周知,李册是花不是瓜,她应该是弱小可怜又无助地偎在自己怀里才对,
怎么能像个强势的男人一样把自己按在墙上亲吻?张语格脑海一片空白,不可描
述的药物快速侵蚀着她的理性,从小腹升腾出来的欲望也让她的身子变得更加敏
感,尤其是李姗姗不安分的手在她的后背上侧腰上乱摸的时候,那种想要被占有
的羞耻想法更加浓郁。

  「册子……不要……我……」

  嘴上说着不可以,身体却已经无力抵抗,当李姗姗的唇舌再一次覆盖上来时,
张语格自暴自弃搂住她的脖子,保持被她顶在墙上的姿态热烈回应她的吻,放她
的舌进入自己口中,主动引导她,教育她,接吻应该是这样的——喜欢前辈的嘴
唇吗?那就让前辈来教你,怎么样更好更完全地享受前辈芳唇的甜蜜吧。

  都已经被周诗雨睡过了,也已经对周诗雨许下了虚假的承诺,那么再和李姗
姗发生什么故事,再给李姗姗一个虚假的承诺,也不是不可以呢。

  张语格的配合让李姗姗惊喜万分,她沉迷地亲吻着张语格柔软的芳唇,忘情
吸取甜蜜的津液,像是要把多年的思念都在这一个亲吻中倾泻出来。她吻得时间
过长,就连张语格这样的妖精都唇舌发麻,不得不拉着她的手腕将她的手放在自
己绵软的胸脯上才让她的意识回到现实之中。

  前辈居然会这么主动,在打开药品包装的时候她还非常忐忑不安怕买了假药,
现在看药效非常好,等吃掉了Tako前辈就把这个情况对赵佳蕊分享一下。李姗姗
不知道赵佳蕊从那里得到的这种危险药品,只说现在的话,赵佳蕊很显然是一个
大好人,帮助她实现了一直以来的梦想。

  李姗姗的梦想就是张语格。

  得到她,占有她,侵犯她。

  李姗姗把张语格的衬衣解开,她已经没有耐心去解开张语格的内衣,只将内
衣向下一拉,让那两颗白嫩的浑圆弹跳出来。两颗洁白通透的玉乳在阳光下闪烁
着梦幻一般的色泽,雪峰顶端两颗已经硬挺成熟起来的朱果红艳艳的,化为两颗
最美的望夫石,娇怯期待被深爱她的人采摘。

  「不要……不要在这里……会……会被看到……」

  张语格的声音平时都是很温和很慢的,像是在讲睡前故事,此刻在不可描述
药物的作用下她的嗓音变得沙哑魅惑,牵动着李姗姗的每一根神经,让她颤抖着
伸出手握住眼前跳动的雪白丰盈,感受着这对娇挺柔嫩的滑腻和弹性,掌心更是
故意按压着敏感的朱果摩擦,不几下就让张语格两腿一软差点摔倒。

  「姗姗……不要……不要这样……」

  昨天刚被周诗雨欺负过的张语格本就体力不足,今天陪着李姗姗在游乐场里
的半日行走更是让她两腿发酸,她确实是预想过李姗姗会不会像周诗雨一样欺负
她,只是没想到李姗姗居然会如此大胆,在光天化日之下就敢把她娇嫩的雪乳从
内衣下拉出来,抓着尽情揉弄亵玩。

  好在游乐场生意清冷,这个角落里更是影子都看不见一个,就算李姗姗真的
像是在微博上写的那样X哭她也不会有人知道,她们还是纯洁的少女偶像。

  李姗姗搂着张语格的细腰慢慢和她一起坐下来,张语格以为她要放过自己时,
一颗脑袋伸了过来,精确叼住细嫩雪峰顶端的红葡萄,李姗姗没有任何前缀准备
地用力一吸,张语格身躯剧震,发出半声娇媚的尖叫,在她的腿间甜蜜春露已经
汩汩流出,沾满了李姗姗已经伸到她内裤里的右手。

  「前辈明明也是很期待。」

  「才没有……停下来……啊!」

  李姗姗的手指已经开始撩拨张语格火热的蜜唇,蘸着滑腻春水试图进入幽深
的桃源之中,她的进度赶太快让张语格有种做梦般的感觉,明明昨天和周诗雨做
的时候周诗雨很温柔一步步升级事态,李姗姗怎么就这么急呢?她都被李姗姗按
在怀里,白嫩丰盈顶端的红艳蓓蕾都被咬在嘴里吮吸舔舐了,这孩子还用左手紧
抱着她,生怕一松手她就跑了。

  比起被深爱自己的后辈睡了,露出敏感部位在游乐场裸奔才是最应该避免的
事情吧。

  李姗姗吮吸她丰盈的力气大了些让她感觉到了疼痛,但这样粗暴的掠夺让她
的身体更加期待接下来的欢愉。

  李姗姗的手指终于进入细软的蜜道中,感受着张语格蜜壶中嫩肉的火热和包
裹,在花露的润滑之下开始肆意地抽送,一切发生得太快让张语格来不及调整身
体就被李姗姗近乎于横冲直撞地攻陷。

  「不要以为这样就能得到我。就算你得到了我的身体……我……」

  能得到我的身体但是得不到我的心这样的话从自己嘴里说出来真是微妙,在
她的预判里从没有自己会被小后辈在游乐场里硬上这种选项,虽然和徐子轩有过
类似的交流但那至少是你情我愿,像这样在措手不及之下的侵占,就算身体已经
很诚实地接受了对方,嘴上也是绝不能松的。一个周诗雨就是巨大的困扰了,虽
说意乱情迷时的诺言做不得数,周诗雨那孩子一定不会这么想,到时候要求兑现
做她女朋友的诺言,那可真是大大的不妙。

  再加上李姗姗这个……

  侵入蜜裂中的手指没给她太多的思考时间,只停留了十来秒就开始慢慢抽动,
张语格美目噙泪瞪着李姗姗指望这样来吓退她,不想已经被插入嫩穴的丽人这种
强行装作凶狠的目光只会给她一种巨大的心理成就感。

  深爱的女人被自己压在身下,她柔嫩丰满的雪乳已经被自己抓在手里,湿滑
紧致的幽谷也被自己的手指插入,而她一双美目泪光闪闪瞪着自己,这是想要传
达什么信息?当然是满满对小后辈的鼓励,期望小后辈好好享用前辈美妙的肉体
了。

  这种解读不管张语格信不信,反正李姗姗是信了。

  于是李姗姗更加精力充沛地在张语格娇媚柔软的雪躯上攻城略地,细长的手
指在湿软的花谷中撞击得也越来越快速、越来越凶猛,尽管娇嫩蜜壶里的粉肉尽
最大努力纠缠入侵的手指想要至少迟滞它的进攻也还是无能为力,张语格被李姗
姗压在身下无力挣扎,除了用粉嫩的娇躯承受她疯狂的撞击之外什么都做不了,
而在这场狂乱的欢好中,张语格的身体居然接受了李姗姗的支配,甚至于每一次
李姗姗的手指在她的嫩穴里抽动时,她的粉穴都会做出相对的迎合,吸附着那灵
巧的手指希望可以将它挽留。

  也许是嫌这样不够畅快,李姗姗揉着张语格雪乳的左手自她胸前移开,转而
抓住张语格的右脚,将她的右腿向上侧方抬起,在她细嫩谷地中征伐的右手手指
以更快的速度做着活塞运动,这样强烈的刺激打碎了张语格骄傲的前辈面具,让
她在小后辈面前泪雨纷飞、淫语连连,蜜穴被带出的花露在美臀下方的地面上留
下了一大滩水迹。

  张语格美妙的身躯像是触电一样扭动,企图从被贪婪后辈占有的被动中逃脱
出来,李姗姗将她的身体稍稍抬高,雪臀被抬离地面只用一只脚支撑地面的张语
格被迫用一双泛着红潮的玉臂支撑地面。她的头向后扬起,乌黑长发甩出一道道
优美的弧线,最动人的还是那对嫩白的玉团,伴随着在花谷中抽插的手指运动和
身体的颤抖,晃出一片粉白的乳浪。

  「慢一点……慢一点……啊!」

  「不要了……要……要被玩坏了……」

  「呜呜呜……你……不是……不是说是我的粉丝……不是很爱我吗……呜呜
呜……慢……慢一点……」

  到底喝了不可描述药物的是谁啊!明明是她被下了药被侵犯,沉醉在情欲之
中停不下来的该是她才对吧?为什么李姗姗像是一只在死亡边缘徘徊的猛兽,抓
着她疯狂掠夺,能把她折腾得身子一点力气都没有都快哭不出来了还保持如此旺
盛的精力?这科学吗?

  「册子……姗姗……停下来……饶了我……」

  本就疲惫的身体承受不起如此漫长的欢爱,眼皮越来越重,身上压着的情欲
怪物却没有放过她的打算。

  「还在叫我册子吗……不要停……前辈的小穴太舒服了……真想一直插下去……


  「呜呜呜……姗姗……姗姗……我错了……饶了我吧……」

  「哼哼……叫老公……」

  「姗姗……老公……老公……饶了我……」

  张语格甜魅的声音叫老公,杀伤力着实巨大。

  李姗姗终于从近乎于癫狂的状态中清醒过来,她将在张语格桃源中横冲直撞
的手指抽出,紧抱着张语格,将脸埋在她的胸前,张语格感觉到她的眼泪顺着自
己沾满了口水的丰盈流下。

  虽然不知道李姗姗为什么要哭,她还是强忍睡意无力地抚摸她的头。

  「Tako……我们可以恋爱吗。」

  李姗姗用哭得沙哑的声音问。

  张语格同样用哭得沙哑的声音回道:「可以哦。我都叫你老公了,我们当然
是恋爱哦。但是在那之前……李姗姗,不要压着我……你……好重啊……」

  「啊!对不起!」

  李姗姗像是个乖乖的男朋友一样帮她把衣服穿回去,尽管困得眼睛都要睁不
开了,张语格还是被李姗姗搀扶着离开游乐场前往宾馆。李姗姗用手机寻找了最
近的宾馆,就在游乐场门口三百米之外,但张语格这都站不起来的状态她实在是
难以运送,于是就把张语格背了起来。

  不得不说,有时候这可怕的体重和不像是女人的怪力还挺好用,至少周诗雨
就没有她这种享用了前辈美妙身体快两个小时还能背着肌乏体倦的前辈回去宾馆
的体力。

  张语格困得已经没有精力去洗澡了,她的脑袋一沾到枕头就入睡,再睁开眼
睛时自己和李姗姗一起躺在宾馆的大床上,可恶的后辈一双手紧紧搂在自己腰上,
把自己完全收拢在怀里像是搂着什么私人专属物品,而她整个身子还很虚,只要
不傻就知道昨天发生了什么事。

  居然和后辈在游乐场里发生了那样的事,而且是又一次被后辈欺负了,这实
在是有辱一期生之名。莫寒和雷宇霄出去可是充分发挥了自己大前辈和偶像的双
重魅力,迷得雷宇霄神魂颠倒,主动投怀送抱献身于莫寒,她张语格可比莫寒有
男友力多了,怎么总是被欺负呢。

  上海生活中心,莫寒突然打了一个喷嚏。

  明明不冷为什么会打喷嚏呢?算了不管了,应该只是简单的这会儿飞沫比较
多,只要戴个口罩就可以解决问题。

  莫寒伸手想要去拿床边的口罩,手指即将碰触到口罩时她的动作一滞。

  腰疼。

  可恶的雷宇霄。又不是再也没有机会陪她「玩耍」了,有必要那么贪婪吗?
像是只饿了许久的野兽一样不知餍足,现在的小后辈们真是可怕,和前辈的亲密
交流是奔着弄死前辈去的吧?

  「老婆……」

  「这就叫上老婆了。册子,你听我说……哎……」

  李姗姗果断把想要不负责任的前辈压在身下。

  「前辈不会是想穿上裙子就不认账了吧?明明说要做我老婆的。」

  「……你听听像话吗。穿上裙子就不认账是怎么样的说法,被欺负的人可是
我吧。」

  张语格的语速又恢复到了平常那种可以帮助睡眠的程度,李姗姗眼睛一红就
哭了出来,一边哭一边低头亲吻张语格的嘴唇,手也紧扣住张语格的双手,哭着
做出一个被始乱终弃的后辈不该做出的强硬行为。

  「别哭了。不要哭了。姗姗,我的老公可不能是一个爱哭鬼。」

  李姗姗大喜,张语格浅笑道:「我可以做你的老婆,在那之前可以先从我身
上起来吗。李姗姗,你好重啊。」

  「呜呜呜……老婆……老婆嫌弃我重……」

  「因为你真的重啊。」

  「呜呜呜呜呜呜……老婆我好难过我需要爱的抱抱……」

  张语格无奈抱过她,当这个拥抱很快就变成深入友好的亲密交流时,被压在
下面的张语格只剩下了一个想法:

  跟冉蔚玩的时候一定不能让这种事情第三次发生了。

  两天后的嘉兴路。

  「所以你那个药是非常有效的,Tako前辈现在好像是喜欢我了。你说那药可
以让人产生心理上的以来和好感,我觉得非常有用,我跟你讲这两天我和Tako前
辈……」

  「行了行了,我知道有效就够了,李姗姗你的话真的太多了。」

  「赵佳蕊你居然能嫌弃我的话太多!Tako前辈都不会嫌我话多!我的话一点
都不多的,我又不是话痨……」

  赵佳蕊果断挂了电话。

  知道有效就好,不只是生理上的效果,还有生理上的吗?

  既然李姗姗已经为她以身试药,接下来她也可以放心大胆去用了。

  赵佳蕊低头,再抬起头时眼底有一抹凝重的深邃。

  做好准备成为我的女人了吗。

  邵雪聪。

    补充说明:

  本文和《前辈从不骗人》是同一个系列的,主题都是温柔妖精张语格和深情
小后辈的故事,第一篇是周诗雨,第二篇是李姗姗,第三篇是冉蔚。但第三篇应
该是张语格攻了,毕竟冉蔚自我认证铁花。

  以及转载的话下载上传的ZIP压缩包,里面有正常排版的格式。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