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文学城

【复仇催眠女警】

第一文学城 2021-10-14 03:07 出处:网络 作者:youchan
作者:youchan 2021年8月19日发表于第一会所 首发:混沌心海 字数:5906   陈更有一个秘密:催眠术。

作者:youchan
2021年8月19日发表于第一会所
首发:混沌心海
字数:5906

  陈更有一个秘密:催眠术。

  一般用于表演或医疗的催眠术需要大量的准备与被催眠者对于催眠师的信任
以及配合,而且如果催眠师让被催眠者做他十分抵触的事情时,被催眠者还有可
能抗拒乃至苏醒。但陈更的催眠术不同,这更像是一种异能,能够快速地直接使
人进入催眠状态,而且能受到其完全的摆布。

  这看上去就是一个邪恶的技能,在陈更觉醒催眠术后直到现在,因为多年教
育塑造的道德观令陈他排斥干涉别人意识的行为。

  从各方面来讲,陈更都是一个普通人,普通的学校,普通的成绩,普通的工
作,普通的工资。现在唯一不同的是他现在的处境:被关在拘留所。

  他并没有犯什么事,只是和多数男人一样在路上遇到美女时多瞄了两眼,吹
了个口哨而已,谁又能想到她是省长的女儿呢?谁又能想到她现在在警局混资历
呢?

  被平民调戏让她十分愤怒,她周围的警察也为了讨好她进行了配合,陈更就
这样进了拘留所。

  几日的折磨后,陈更被释放了,同时他收到了一个通知:他被炒了。

  前后生活的巨大差距打破了陈更的道德枷锁,他决定用催眠术报复,。

  几日来,陈更都转悠在警局的周围,终于抓到了美女警官独处的时机。

  「今天下班后一个人来我住的地方。」陈更装作偶然路过,擦身而过时,突
然说了这么一句话。

  「好。」女警的目光呆滞了一瞬,又回复了清明。

  离开了警局,陈更先是到成人用品店买了一套情趣警服,然后回家等着今晚
的好戏。

  晚上,她来到了陈更的住所,她一进门,陈更拍了拍手,她变得目光呆滞,
呆立原地不懂,仿佛人偶一般。虽然催眠术没有前摇,但生活总是需要仪式感。

  「你叫什么?」陈更问。

  「林雪。」她呆板地回答。

  「你的职业是什么?」

  「警察。」

  「警察的责任是抓坏人,对吗?」

  「……对。」

  「我就是坏人,所以你应该抓我。」

  「……你是坏人……我应该抓你……」

  「你今天来就是来抓我的。」

  「我今天是来抓你的……」

  「换上这套警服。」陈更把情趣警服递给了林雪。

  林雪无言地换起了衣服,身上正经的警服被一件件脱下,露出了林雪美丽的
胴体。丰满白嫩的胸脯,白藕般的手臂,平坦的腹部……之后换上的警服只有堪
堪遮住胸部的上衣和长度只达大腿根部的短裙,面积最大的衣服反而是腿上的黑
丝。

  「坐在这把椅子上」陈更命令。

  林雪面无表情的执行了命令。

  「你的双手被反绑在椅背,双腿也被绑在了椅腿上,明白吗?」陈更不用绳
索而用暗示常识将林雪束缚住。

  「明白。」林雪的双手移动到椅背后交叉,双腿也紧贴着椅腿。当陈更尝试
去移动她的四肢事,林雪自己发力维持着四肢的状态。

  「完美!」陈更感叹自己的杰作,欣赏了几秒后,拍了拍手。

            - - - - - - - - - -

  「你对我做了什么!」林雪身穿情趣警服,对陈更娇斥道,眼底带着对现状
不解的恐惧。她坐在椅子上,双手被反绑在椅背后,双腿也被绑在椅腿上,动弹
不得。

  「做了什么?我在玩你的腿啊。」陈更一边摩挲着林雪的美腿一边回答,然
后掏出梆硬的肉棒在丝袜美腿上来回摩擦,不时将肉棒插入丝袜与大腿的间隙来
回抽插。

  「你知道你现在犯了法吗?还不快松开我!」她露出了恶心的表情,厉声道。

  「现在你知道法律了?前两次你抓我进去是凭的哪条法?」陈更回问,肉棒
还在腿间摩擦,双手又攀上了林雪的奶子,不停揉捏着,光滑丰满的奶子实属人
间极品,粉嫩的乳头更是夺人眼球,吸引着手指不断玩弄。「林雪对快感的敏感
度上升五倍!」陈更补充了一个指示。

  「你调戏我!」她回应道,自主无视了无视了后半句暗示,但在催眠指示下
变得敏感的身体使林雪的脸变得红了起来,内裤也染上了水痕。

  「……」陈更对她理直气壮的回应感到无语。「那你今天来我家又是为了什
么?」

  「为了……」她一时语塞。「不管我为什么来,仅凭你现在的行为就足以判
刑了!」

  「知道你为什么想不起来原因吗?因为我把你催眠了!」陈更直接说出了这
一秘密,双手抓着肉棒在林雪光滑的大腿,平坦的腹部,饱满的奶子上滑动,前
列腺液留下道道反光。

  「粗口!粗口!粗口!粗口!」林雪难以置信,直接破口大骂起来。

  「张开嘴!」陈更命令。将挺立的肉棒直接插入林雪的嘴中,抱着头做起了
活塞运动。

  「……呜呜……呜……呜」林雪想合上嘴,但身体却不听从命令,舌头反而
在迎合着肉棒,尖叫的声音被肉棒堵在喉咙中变成凄惨的呜咽。

  「爽!」林雪舌头不断舔着肉棒,嘴也不断吮吸。「射了!」陈更拔出肉棒,
将子孙的精华射到林雪的脸上,警服上也染上的白浊。

  林雪歪头干呕了几声,不再放狠话而是哀求地说:「我失踪了,我爸肯定会
找我的,你松开我,我不会对别人说这事。」

  「松开?我可没有绑住你。」林雪是手上脚上都没有绳子,是我用催眠暗示
她自己被绑缚了,甚至刚才激烈的动作中她的手脚都移动过,是她自己又将手脚
放回了原位。

  「什么!」林雪吃了一惊,回头确认了一下后直接站了起来,反手将陈更推
在地上,坐在了他的身上。

  「你要干什么?」陈更故作吃惊,「你不该告诉我事实的,现在我要用我的
肉穴榨干你的体力,把你带回警局!」林雪重拾信心,却没意识到自己说的话有
多么偏离常识。

  「大意了。」陈更假装懊悔躺在地上不做反抗。林雪拨开内裤,露出湿润的
白虎小穴,手撸了撸肉棒,将其对准小穴后直接坐了下去。

  「啊!」林雪叫了出来,肉棒与小穴的交界处渗出了一缕血迹。

  「我们的林大警官居然还是处女,我真是荣幸啊。」陈更调笑到。

  「你也就现在嚣张了,等我把你带回去后天天榨干你的精力,看你还这么嚣
张。」林雪忍着破瓜之痛抬起屁股,一下下套弄着肉棒。

  「呜姆……恩啊啊啊……」在数倍的敏感度加成下,快感很快压过了痛觉,
每抽查一次,林雪都开始一声声的浪叫。

  「呜啊……肉棒……肉棒……」在快感下林雪迷失了神智变成了追求性欲的
雌兽,为了追求更大的快感不断加速运动。

  「啊啊……要去了……要去了……啊啊啊啊啊!!」伴随着大声的浪叫,林
雪的身子瘫软的下来,趴在我的身上享受着余韵。

  但陈更还没满足,翻身将林雪再次压在身下,自己开始活塞运动。

  「啊啊……不要……呜啊……」林雪有气无力地呻吟着,蜜穴中的淫水伴随
抽插不断流出。

  「哈啊!」伴随最后一次抽插,陈更将白浊全部射进了林雪的阴道,趴下同
林雪一起享受余韵。

  半小时后。

  收拾干净的陈更半躺在沙发上看着刚洗完澡的林雪从浴室走出。

  「我先回去了」林雪对陈更说到,眼神里还带着不甘与仇恨。

  「你只会跟别人说自己今晚只是在商场里逛街而已。」陈更下达了今晚最后
一个催眠指令。

  林雪恍惚一瞬,指令成功了。

  「你嚣张不了多久,我一个人抓不住你,下次我带上我的姐妹一定能把你榨
干拘捕!」林雪气愤地说。

  「那我就期待林警官的下次行动了。」陈更嘴角带着等得意的笑容回答。

              - - - - - - -

  第二天,林雪在警局里值班,想起昨天的事,越想越气,堂堂省长的女儿亲
手抓人却失败了,简直就是耻辱,应该直接带上局里的人去抓他。

  「不对……这是耻辱,所以不能随便告诉别人,要自己洗刷耻辱」林雪刚想
去叫人就感觉大脑一阵发晕,改变了自己的想法。

  「可我一个人没法耗尽他的精力,不叫同事要找谁帮我呢?」林雪苦恼着,
「有了!就叫她吧!」林雪有了主意,直接提前下班,火急火燎地找到了最近新
交的闺蜜,请求闺蜜来帮自己。

  「我来掺和抓人的事,不好吧?」说话的人一脸犹豫,她叫杨欣雨,是林雪
新交的闺蜜。她的父亲一家本地公司的老板,杨欣雨会和林雪成为闺蜜本身就是
她父亲让她去故意讨好的结果,她父亲想要通过搭上省长的关系来让自己的的事
业更进一步。

  「没事的。而且我上次就差一点就能抓住他了,有你帮我绝对万无一失。」
林雪自信满满地说到。

  『没叫警局里的同事帮忙,估计不是真的罪犯,只是被得罪了想教训对面罢
了。林雪多少接受过训练,我包里也有防狼道具,总不至于吃亏。』杨欣雨心里
思考着,又想到父亲对自己讨好林雪的叮嘱,做出了决定。「好吧,什么时候去?」

  「现在就行!」林雪高兴不已拉着杨欣雨就走。

            - - - - - - - - - - -

  林雪拉着杨雨欣毫不犹豫推门直接进了陈更的家。

  「我又来了!束手就擒吧!」林雪一进门就气势汹汹大声说,旁边的杨雨欣
带着一丝警惕,手伸进包里时刻准备防狼喷雾糊脸。

  「啪!」拍手的声音响起,二女的双眼同时失去了焦距,进入了催眠状态。

  「还真带人来了?」陈更略带惊讶地说。他走到二女身前,打量着两人。林
雪上身穿着纯白的短袖,下身则只穿着件热裤,露出的修长雪白的大腿。林雨欣
身上则是一件淡绿色的连衣裙,高耸的胸部与被裙子的束腰凸显的纤细柳腰间形
成了惊心动魄的曲线,裙子下摆直至膝盖,露出一截白嫩的小腿。二女姣好的面
容放哪都称得上一句花容月貌,只是无神的双眼让他们失去了一丝生气。

  「你叫什么名字?」陈更对着杨雨欣问,一只手抚摸着她绝美的脸颊,一只
手在她身上游走,享受她柔软的身躯。

  「我叫杨雨欣。」杨雨欣的声音毫无起伏,对陈更的小动作也没有任何反应。

  「杨雨欣?杨氏集团杨律正的女儿杨雨欣?」陈更带着探寻的语气问道,他
听说过这个名字,却不确定是不是眼前这个美女。

  「是我。」

  「好!」陈更惊喜万分,杨氏集团就是陈更之前工作的地方,本来还想另找
机会去报被开除的仇,没想到这机会就自己送上门来了。

  「既然是杨老板的女儿,那我一定会好好照料照料你的,嘿嘿嘿!」陈更猥
琐地淫笑着说。

  「你是怎么成为林雪的闺蜜的?」

  「我父亲想通过林雪搭上省长的线,让我讨好林雪。」在催眠术的伟力下,
本该深藏的秘密被杨雨欣面无表情地说了出来。

  虽然在知道杨雨欣身份的时刻就模模糊糊地有点感觉,但陈更还是多少有点
感叹。

  「你要讨好林雪,所以你要顺从林雪,对吗?」

  「我要顺从林雪……」

  「林雪的要求你都会答应。」

  「都会答应……」

  「林雪的话你都会相信,毫不怀疑」

  「不怀疑……」

  ……在林林总总又设置了诸多催眠指令后,陈更一拍手解除了催眠。

  「说来上次我耗体力居然没耗过你,你肯定是耍花招了吧!」催眠一解除,
林雪就气势汹汹地接着说了起来。

  「没有啊警官大人,草民冤枉啊!」陈更假装哭诉。

  「哼,就知道你不会老实承认的,坐床上,我来拷问你。」林雪盛气凌人,
像是完全忘记上次被肏到两眼翻白的经历的样子。

  陈更配合地坐到床上,林雪直接把陈更的裤子拔了下来,洁白的手直接握住
了微微勃起的肉棒。

  「你刷了什么花招,快说!啾噜」林雪对着陈更问道,然后用舌尖舔了一下
龟头,让陈更发出舒适的叹息。

  「啾……噗啾……」见陈更没有说话,林雪一边瞪着眼睛看着陈更的脸,一
边将龟头含入口中,用舌头搅动着龟头周围,吧唧吧唧地吸吮着肉棒。

  「这……你这是在干什么?!」旁边的杨雨欣看着林雪的动作,震惊到无以
复加。

  「这可不是口交,这是在拷问。男人在这种情况下是不可能说谎的。你也快
过来帮我。」林雪吐出龟头,向杨雨欣解释,但说出来的言论荒谬绝伦。

  「是、是这样?」杨雨欣看上去有些犹豫,但她在林雪旁跪下,将脸凑近陈
更肉棒的动作表面她相信了林雪荒谬的言论。

  「对,尽量把肉棒含进嘴里,舌头也别闲着,然后晃动脑袋吞吐肉棒。」林
雪指导着杨雨欣进行口交,却自以为是在拷问。林雪自己低下头去,将睾丸含在
嘴里舔弄。

  「做的好,没浪费我催眠的功夫。」陈更看着胯下二女尽心的侍奉,舒爽无
比。

  「真是顽固,那这样呢?」林雪推开杨雨欣,自己把肉棒吞入口中,只留一
小节在外面,舌头快速刮弄马眼,头快速来回晃动,把自己的口腔当作是肉穴一
样强烈刺激着肉棒。

  「呼……我要射了!」在强烈的刺激下陈更不由得呻吟出声。

  林雪听言,双手保住陈更的腰,将肉棒整根吞入口中不留一点在外,喉咙里
做着吞咽的动作加强对肉棒的刺激。

  「射了!!」陈更大叫一声,白浊浆液从马眼喷出,随着林雪喉咙的脉动直
接进入了林雪的胃里。

  「这都不说?算了,直接把你榨干带回警局好了。」林雪吐出肉棒,擦了擦
嘴,把陈更推倒在床上,直接骑上了肉棒。

  「你是赢不了我的!」陈更嚣张地说。

  「一个人不行,那就两个人!杨雨欣,用小穴把他的嘴堵上。」林雪颐指气
使。

  杨雨欣听从林雪的命令,脱下粉色的内裤,骑在了陈更的脸上,摊开的裙摆
盖住了陈更的上半身。

  陈更的脑袋两侧是杨雨欣的光滑软嫩的大腿,面前是杨雨欣美丽的私处。无
毛的粉嫩蜜穴在眼前展露无遗,伸手就能摸到二女美丽的肉体,强烈的官能刺激
使陈更的肉棒像是打了鸡血一般快速充血勃起。

  「开始了。」林雪将腰部沉了下去,女性最隐秘的花园迎来了肉棒再一次的
光顾。同时,陈更也忍受不住诱惑,舔弄起杨雨欣的处女小穴。

  「嗯啊……啊……」林雪与杨雨欣同时呻吟出声,二女十指相扣,享受着同
一个男人带给她们的快乐。

  「呜姆……恩啊……嗯啊啊!」林雪在五倍快感下迅速丧失了自我,将上半
身搭在杨雨欣的身上,以此为支撑不断起伏着自己的下半身,蜜穴将肉棒反复吞
入又吐出,只求更大的快感。

  「林雪禁止高潮。」陈更残酷的指令下达。

  「啊……恩啊!」林雪不断浪叫着,只觉得自己虽然能不断获取快感,却始
终与满足差上一线,总是差上一丝快感的痛苦让促使着林雪更快地耸动腰部,却
只能带给陈更更大的快感。

  「prprprpr……」裙下,陈更双手抚摸着杨雨欣的大腿,嘴里吸吮
着杨雨欣小穴的嫩肉,舌头不时直接探入小穴细细品尝,小穴在刺激下流出的甜
美蜜汁也被陈更尽数饮下。

  上下的双重刺激让陈更很快就到达了极限。

  「林雪可以高潮了。」陈更解除了限制。

  「啊啊啊啊啊!!!」随着林雪仿佛要撕破喉咙的浪叫,陈更和林雪同时到
达了巅峰,两人交合的地方流出了大量的淫水将床打湿一大片。

  「哈……哈……」林雪整个人瘫在杨雨欣身上感受着余韵,强烈的高潮让她
眼泪鼻涕都流了出来。

  「哈……哈……杨雨欣,你来……」林雪在这样的情况下还不忘初心,陈更
不禁对她的坚韧意志感到佩服,只是昨天的今天连续两天的高强度运动让本是社
畜的陈更也有心无力。

  「天也晚了,今天你们算是失败了,下次再来把。」感受着身体的虚弱,陈
更忍痛说到。

  「都这个时间了?可恶,又失败了。」林雪气馁地说。『但这样不久白带杨
雨欣来了吗?』林雪思考着,不甘就这么离去。「有了,杨雨欣,你留下来当陈
更的性奴隶,一直消耗陈更的精力,这样下次我们就能轻松抓住他了!」

  「这样……好吧……」杨雨欣似乎想要拒绝,但在催眠的指令下还是答应了
下来,而陈更自然不会反对这样的绝定。

  「下次,我一定要复仇!」收拾完自己后,林雪气势高昂做出了宣言,离开
了陈更家,陈更则是搂着杨雨欣畅想着未来的美好人生。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