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文学城

【大航海时代4—黄金航线】【作者:darcula1993】

第一文学城 2021-10-13 03:06 出处:网络 作者:ppaaoo
作者:darcula1993 字数:8889   1.   「砰砰砰砰砰!」   随着【维斯泰洛斯】号上左舷40门加农炮的最后一次齐射,舒派亚商会的最
作者:darcula1993
字数:8889


  1.

  「砰砰砰砰砰!」

  随着【维斯泰洛斯】号上左舷40门加农炮的最后一次齐射,舒派亚商会的最
后一条大型北海三桅方帆船终于也被沉重的榴弹轰的支离破碎,在大火中缓缓沉
没。剩下的几条已经失去动力和武装的大型三桅方帆宽身船也最终打出了白旗,
表示愿意投降。

  「提督,水兵队抓到了落水的舒派亚,请问怎么处置?」负责具体指挥的副
官格尔哈特走到船头来向伯格斯统报告战果。

  「给他留一条舢板和三天的粮食和淡水,剩下的就让他自己祈求上帝保佑吧。」

  瑞典海军特殊委任舰队提督,赫德拉姆- 伯格斯统正站在自己旗舰的船头,
手扶船首像,静静地望着盛极一时的舒派亚商会覆灭的场景。

  他首次独自带领舰队离开母港斯德哥尔摩时的场景依然历历在目,彼时舰队
中只有孤零零一艘旗舰,手中的启动资金在招募完水手以后,甚至不够将货舱填
满本地的特产:鱼肉和木材。

  然而仅仅两年半以后,这位年仅27岁的海军提督就以惊人的商业天赋和统帅
魅力,在北海建立了庞大的贸易线路,并一手建立了一只由十五条大型西班牙方
帆军船组成的无敌舰队。

  在数次与涉嫌人口买卖和军火走私的舒派亚商会的摩擦之后,伯格斯统终于
找到机会,以五条满载南美洲香辛料的货船为诱饵,将舒派亚商会的护航舰队主
力诱进了奥斯陆附近的包围圈中,一举击沉了敌人的全部武装船只。

  人们追问了很久的问题终于有了答案:伯格斯统就在今日加冕北海之王!

  「接下来,就该帮你重建家乡了。」伯格斯统转过身,目光转向站在自己身
旁的高挑丰满的绝色中亚美人。

  女人的穿着充满异域风情的服饰。海风吹过,白布制成的衣物轻轻拂弄过她
凹凸有致的肉体,勾勒出紧致的腰肢和蜜桃般翘臀弧线,大片褐色的肌肤则在白
布下时隐时现。点缀有红宝石的黄金围饰下,丰熟饱满的圆润巨乳在衣襟下呼之
欲出。一双修长而颇具肉感的美腿,也在高开叉到腰间的长袍下一览无余

  她是塞拉,一个被奥斯曼帝国灭国的中亚小国的公主。在家乡被毁灭后,流
离失所的她被人贩子抓走,贩运去了非洲。不走运的奴隶船在绿角附近碰到了前
往非洲开拓航线的伯格斯统舰队。俘虏了奴隶船以后,伯格斯统顺手救下了塞拉,
就此让她跟在了自己的身边。

  「通令收拢船只。第二第三舰队就地休整,第一舰队改向阿姆斯特丹。」伯
格斯统对格尔哈特点了点头,发布完命令之后继续转头看向阴沉的海面。

  而在战火和硝烟弥漫下的海面上,矮小阴沉的舒派亚正被一队水兵押送上了
一条简陋的舢板。曾经横行北海的庞大商会首领此时如同一条落水狗一般,浑身
湿漉漉的,显然刚从水里被捞上来。

  「提督的命令,给你这条船和三天的补给,让你在临死前祷告上帝忏悔自己
的罪责。」带队的冲锋队长轻蔑的看了看这个面目可憎的阴险敌人,指挥手下收
走他的全部随身物品。

  「执行命令理所应当,但是能有点额外收获也很令人愉悦不是吗?」舒派亚
阴沉着脸,靠近队长的耳边低声说到。

  「我在奥斯陆郊外还有有一处小庄园,地契和房契就在花园雕像的脚下埋着。
这园子和里面关着的我搞来的美女都送给您,只要您……」

  冲锋队长盯着舒派亚,眼中阴晴不定了好一会,才指挥水兵转身离开舢板,
自己则跟在队伍最后。在经过船帮边缘时,也许是因为海浪颠簸的原因,队长一
个趔趄险些滑倒,赶忙扶了一下才站稳。

  舒派亚看了看队长身上落下来又被踢到阴暗处的包裹,里面隐约露出了他的
六分仪、指南针、航海图等道具,又看了看不远处的那艘巨舰上银色长发的伟岸
身姿和他身边丰满诱人的美艳尤物,嘴角露出了一丝险恶的微笑……

  「赫德拉姆- 伯格斯统,这份恩惠我记下了。只要有这份黄金航线的航海图,
我迟早会回来的……到时候……桀桀……桀桀桀桀」

  2.

  五年后,伊斯坦布尔的一家小酒馆。

  「老板,给在场的诸位来杯酒!!」风尘仆仆的伯格斯统一行人从酒馆外走
了进来,格尔哈特拎着一袋金币丢给了酒馆老板。

  距离和塞拉在印度洋分别已经四年了。在那以后伯格斯统遵守和海雷丁的约
定,在遥远的东南亚和东亚闯出了一番事业以后才回到地中海,打听到了塞拉正
在伊斯坦布尔附近重建了自己故乡的城市以后,又匆匆赶到了这里。

  「好!好!今天是伯格斯统家的少爷请客,一起热闹些!」老板兴高采烈的
收下了金币,从酒窖搬出了大桶大桶的淡啤酒。

  「哎呀,真的吗!那太好了。度量那么大,真是好人啊!」酒馆中的众人纷
纷举杯庆贺,气氛一时十分热烈。

  「听说了吗?最近这里来了一个大人物啊。」一个喝高了的男子兴奋的跟旁
边的人说。

  「你是说上个月来的那支舰队?那么高大的船我还是第一次看到,一艘船据
说能安置100 多门新型连射炮,船身还是双层甲。」另一个人也兴致勃勃的附和
道。

  「那个商会带来了25条这种巨舰,第一次出现就把巴夏军第二舰队打的全军
覆没,我弟弟就在伊斯坦布尔的修船厂工作。说那几天海面上飘的全是碎木板和
尸体呢。」第三个人也加入了进来,神秘兮兮的凑在一起讨论这个新出现的舰队。

  「所以那个商会是什么来头啊?」

  「据说是从新大陆那边来的,首领好像是叫……舒拜亚还是舒派亚来着?」

  格尔哈特和伯格斯统对视了一眼,面色都疑惑又凝重。在这个时间和地点,
出现了一个早该葬身大海的老熟人可不是什么好兆头。

  「这两天听说他们打听到了一直在找的一个新港口的坐标,已经出发过去了,
巴夏军那帮孬种这才敢灰头土脸的跑回伊斯坦布尔。」

  「他们去那干嘛?」

  「谁知道,不过那个新城市的市政官可听说是个难得的大美人哦!」

  听到这,伯格斯统猛然站起,眼中冷光乍现,动作之大甚至带翻了自己的椅
子。

  「告诉我那个新港口在哪?」格尔哈特冷静的掏出一小袋金币,递给了交谈
的人群。顺利打听到方位以后,他们立刻匆匆扬帆赶了过去。

  3.

  数十艘恐怖的战列舰梭巡在新港口的附近,完全封锁了出入港口的海道。伯
格斯统麾下的舰队都散布在其他区域,身边仅跟随了五艘远洋型船只。反复试探
无果之后,伯格斯统不顾手下的阻拦,决定一个人偷偷泅水潜入港口。

  上岸以后,伯格斯统偷了一身港口工人的衣服换上了,就在这里四下打听消
息。

  这里果然是塞拉为了重建故乡而建立的港口城市,建立至今不过才三年。城
里的一切都百废待兴,但麻雀虽小但五脏俱全,虽然各种建筑看起来都还十分简
陋,但是各种商业设施一应俱全,可以看出建设者眼光和手腕着实不凡。

  然而城里的人们说,三天前,一支来历不明的舰队封锁了整个港口,几番炮
击轻易打垮了这个城市简陋的防御力量以后,就攻进了市政厅,之后这座城市就
被这支舰队接管了。

  伯格斯统在市政厅门口转悠了半天,也没能想出混过看守的方法,却在路过
一家酒馆时看到了挤得满满的围观的人群,人群中还传来了不知道是痛苦还是快
乐的呻吟。

  好奇之下,伯格斯统用力挤开堵在门口围观的人群,向里面望去……

  酒馆中央的简陋木桌上,一个褐色皮肤的丰满女性正一丝不挂的趴在上面无
力的挣扎着。在她身后,几个体格健壮的水手正用双手死死钳住她的纤腰和四肢,
反复在她的小穴里抽插。

  「哈哈哈!都干了三天了,这女人还是这么野啊!」

  女人的一对丰硕的乳袋被压在桌面上,随着被抽插的动作而在桌面上往复揉
动,引得周围的人一阵阵喝彩。

  周围的助威令水手们更加亢奋,他一把将女人翻了过来,让她仰躺在桌上。
此时伯格斯统也终于挤出了人群,走到最前排,看清了女人那被奸淫到媚眼翻白
的的脸……

  「塞拉!」

  这张令伯格斯统魂牵梦萦的美艳绝伦的脸孔,此时已经被白浊的液体所覆盖,
香舌无力的耸搭在嘴角,大股的精液不时顺着舌头从嘴角溢出,就连头发上也是
污迹斑斑。

  塞拉失神的双眼此时已经没有焦点,带着微弱呻吟的短促呼吸,牵动她如成
熟的木瓜般的巨乳来回颤动。修长的两腿也无力的打开,从桌沿垂落,不时的痉
挛抖动,下体也被浓精涂抹得一片狼藉,已经是被玩弄的伤痕累累。

  「…啊啊……可…可恶啊……我要……啊啊……杀了你……」

  即使已经神智涣散,塞拉依然在下意识的反抗对方的奸淫。

  水手一把抓起塞拉的双腿,将她摆成了膝盖弯曲双脚高高朝天的姿势,将红
肿的小穴向着酒馆大门展示,令所有人都能看到大股的精液从无力合拢的阴唇中
成股滴落的情景,从这分量来看,大概已经有超过数十人在里面中出过了。

  接着他便淫笑着压在了塞拉身上,狠狠的将自己的肉棒插了进去,双手则毫
不怜惜的在那对巨乳上暴力揉搓,令其在挤压下变成各种淫靡的形状。

  如打桩一般凶狠的抽插之下,塞拉的丰熟的身体直被插出了一阵阵的乳波臀
浪,匀称修长的美腿死死绷直指向屋顶,脚趾蜷缩成一团,也随着奸淫剧烈晃动。

  水手的胯部疯狂撞击着塞拉的丰腴的蜜桃臀,大量的淫水混杂着精液四下飞
溅,密集如雨点的啪啪声混合塞拉意义不明的娇喘,在酒吧里回荡,刺激着在场
所有人的精神。

  陡然间,塞拉的纤腰高高弓起,昂起脖颈,双腿拼命绞住身上的奸淫自己的
男人,全身猛烈的颤抖起来,火红的嘴唇大张着,却发不出任何声音。

  就这样,在众人的围观下她被这群水手再一次奸淫到了高潮。

  「哈哈,这黑皮母猪浪的越来越快了,刚开始操她的时候还要死要活的,到
今天没搞几下就高潮的死去活来。」

  塞拉仍然在高潮中一阵一阵的颤抖着,像一只无力的羔羊躺在那任凭水手那
粗壮的肉棒大力的奸淫。坚挺肉棒在在痉挛的小穴里扑哧扑哧的进出着,带出的
淫水高高溅起,甚至有几滴飞到了伯格斯统的脸上。

  「可恶!给我住手!!!」

  在极度惊愕中终于回过神来的伯格斯统,暴怒的冲了出去——

  4.

  即使剑术再怎么强大,以一敌十也太过勉强。寡不敌众的伯格斯统被打昏以
后如同破袋一样被丢在酒店的角落,过了许久才悠悠醒转。

  塞拉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搬离了桌子。她站在地上,身体微微前倾,一个矮
胖的身影正双手像抓着马缰一样拽住她的两只手,一边狞笑着,一边横冲直撞的
抽插着她的下体。

  美艳的女市政官此时终于被漫长的奸淫摧残的彻底崩坏了,丰满的肉体一阵
阵的痉挛,无力的随着抽插的节奏摆动着。

  她脸上带着异样的潮红,眼神涣散,香舌外吐,口水混合着精液不断从嘴角
溢出,好像一条发情的母狗一般,一边摇头摆臀一边大声浪叫。

  「……啊……快……快一点……干……干死我……啊……干死我吧………快
……我又要到了……啊……啊……??」

  她的一对挺拔的丰乳被干的随着身体不断晃动着,褐色的皮肤上浮着一层晶
莹剔透的汗珠,跟身后那黝黑粗糙的身体形成了强烈的对比。

  「……舒派亚……你为什么还活着……!?」

  伯格斯统认出了正在奸淫塞拉的男人,痛苦的呻吟着问到。

  舒派亚没有理会他。过了一会,这个本该死去的男人似乎终于对这个已经被
操了好几天的褐皮美肉玩具失去了兴趣,草草抽插了一阵,就将阳具顶进了早已
被插到松弛的子宫口,再一次将浓稠白浊的精液满满射入。

  「嗬嗬嗬嗬嗬嗬嗬嗬!??」

  受到这样的刺激,塞拉再一次到了高潮。她全身使劲一挺软倒在地,浑身一
阵抽搐。小口张开,粉嫩的肉舌无力的垂落在外,喉咙深处发出梗住一般的怪异
声响,一双长腿没命地乱踢乱蹬,瀑布般长长的秀发随着臻首胡乱左右前后甩动。

  在一阵阵的绝顶的快感的冲击下,塞拉终于失去了意识,如同离水的鱼儿一
样的在地板上痉挛着,媚眼翻白,不时从口中和小穴中吐出成股的浓稠精液。

  舒派亚拽着塞拉的长发将她扯起,随便在她脸上还算干净的部分擦了擦自己
半软的阳具,转身狞笑着走到伯格斯统面前蹲了下来。

  「提督大人,近来可好啊?拜您所赐,分别的这些日子我可是吃了不少的苦
啊。」

  舒派亚撩开自己的上衣,露出布满疤痕的身体。

  「这道疤,是那天你放逐我以后遇上鲨鱼被咬的……这道疤,是我偷偷藏进
去新大陆的船被发现以后被烙铁烫的……这道疤,是我从卡恩内贩辣椒去绿角的
时候遇上海盗被砍的……」

  舒派亚饶有兴致的挨个轻点自己身上的伤疤,向伯格斯统一一解说。

  「鉴于提督您对我的大恩大德,我就告诉您一条贵重的情报:从绿角满仓罗
望子,趁着季风十五天就能到新大陆的卡恩内。再从卡恩内满仓可可或者辣椒,
回到绿角。一个月的往返,收益就能在10倍以上呢……」

  舒派亚靠近伯格斯统的耳边,悄悄说道。

  10倍的利润!这样的一条航线足以左右一个大国的命运,难怪舒派亚能在如
此短的时间内东山再起。

  「提督大人,接下来我拿你的消息做诱饵,你说你的分舰队的手下们会不会
心急火燎的到我陷阱里来呢……」

  眼看伯格斯统的眼神逐渐绝望,舒派亚开怀大笑。

  「这女人已经坏掉了,赏给你们了。」

  说完,舒派亚就走出了酒馆,随侍的火枪队架走了重伤的伯格斯统,将昏迷
的塞拉留在了身后。

  无数饥渴的平民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终于向着躺在地上的塞拉围拢了上来
……

  黑暗笼罩了伯格斯统,而在他彻底昏过去之前,仿佛听到了港口方向传来了
炮击的声音。

  5.

  大航海时代,是一个光荣与梦想并存,充满了无穷可能性的时代。每天都有
无数的年轻人第一次扬帆出海,想要名扬天下。

  今天的伊斯坦布尔的酒吧里,又走进来一个腼腆的青年,望着喧闹的吧台有
些踌躇不前。

  「你好,有什么事吗?」老板熟练的走上前攀谈。

  「我……我能请这里所有人喝一杯吗?」青年羞涩的问老板。

  「一共是712 金币,可以吗?」

  青年点了点头,掏出了一个小小的羊皮袋,交给了老板。

  「好!好!今天是卡斯特罗家少爷请客,一起热闹些!」老板颠了颠羊皮袋,
从酒窖搬出了大桶大桶的淡啤酒。

  「哎呀,真的吗!那太好了。度量那么大,真是好人啊!」酒馆里的众人一
起举杯欢呼起来。

  「听说了吗?那个伯格斯统的舰队全灭了。」聚在角落的一群人喝的兴高采
烈的谈论起来。

  「什么?就是那个北海之王伯格斯统吗?发生了什么事?」一群人好奇的凑
了上去打听。

  「我的弟弟在同业公会工作,他说伯格斯统有个对头,不知道怎么抓到了他
心爱的女人,又把他骗去抓了起来。然后他们就把那伯格斯统和那女人一起绑在
城墙上,天天排队在伯格斯统面前轮着操那女人。」一个名叫老杰克的酒鬼说。

  「那女人真是个绝世尤物,蜂腰巨乳的。然后也不知道是用了药还是啥,哇
一开始的叫声真是又骚又浪,跟个母狗一样全城的人都能听到。结果连续几天以
后,就被干得只剩一口气了,那舌头伸得老长,眼睛翻得都只剩下眼白了,跟个
死鱼一样操半天才抽抽一下。」

  「伯格斯统的副官统合了北海、地中海、东亚和专属劫掠四个舰队,准备强
攻港口救人,结果却中了埋伏。几十艘大船被堵在了海湾里,一把火全被烧了。」

  「哇这么刺激!」惨烈的战况让围坐在一起的人发出惊叹。

  「后来怎么样了?伯格斯统和他手下的航海士们都死了吗?」腼腆的青年也
走了过去。大方的请客者立刻获得了酒客们的热烈欢迎,大家挤出了一个位置让
他加入了进来。

  「过了几天,就有过往的商船在附近海域重新看到了伯格斯统的旗舰【维斯
泰洛斯】号。当时有跟伯格斯统打过交道的商会船只靠了过去,想攀攀交情。你
们猜怎么着?」老杰克卖了个关子,直到众人抓耳挠腮了一阵以后,才继续往下
说。

  「那些商人还没上船,就远远的看到桅杆横帆上挂了几个被砍去了四肢的尸
体,就跟挂着的风干腊肉一样。有眼尖的人认出来,里面有查理·洛雪弗、曼努
埃尔·阿尔米达、行久白木……」

  「天呐!都是伯格斯统手下,纵横五大洋的顶尖航海士!」周围的人听到这
些熟悉的名字,惊讶的面面相觑。

  「哎?怎么都是那些男航海士。那些女航海士呢?比如那个西班牙帅妞,叫
什么克莉丝汀娜的,也死了吗?」有一个人听了半天,奇怪的问到。

  「嘿嘿,那可比死还惨多了。」老杰克暧昧的笑了起来,流露出说不出的淫
荡气息…………

  随着老杰克的讲述,【维斯泰洛斯】上淫乱的地狱绘卷再次铺开:

  商人们刚通过跳板走上船,就看到以轻快的舞步和绝妙的剑术闻名的克莉丝
汀娜被压在船舷上,雪白的身躯像母狗般被强迫趴着,弯曲形成诱人的弧线。

  而她的背后有一个水手,一边拍打她丰满雪白的丰臀,一边用力施展着长程
炮击,将克里斯汀自然垂向地面的一双丰熟巨乳撞得前后摇晃,不时冲击在木制
的船帮上发出「砰砰」的响声。

  「啊啊……不要……啊啊……混蛋……杀…杀了……你!」

  克莉丝汀娜似乎已经失去了理智,嘴里一边诅咒着对方,一边却在疯狂地扭
动着屁股迎合着他的奸淫,令水手肌肉纠结的小腹和她的雪白翘臀撞得啪滋直响。

  水手一边狞笑着做着活塞运动,双手不停地从背后玩弄着她那木瓜一般大小
的巨乳,令那对柔软丰硕的胸部不断变动着形状,白腻的乳肉甚至从他的缝间挤
了出来。

  「明明都被操了十几天了,没想到小穴还是那么紧,什么」北海玫瑰「,根
本就是母狗一个罢了!」

  眼看统率伯格斯统北海分舰队的冷艳女提督被自己操得媚眼翻白,那个水手
更加得意起来,十指扣牢她的巨大乳球,用尽全力向后一顿,巨大的冲击甚至让
克里斯汀娜的下腹都浮现出了阳具的痕迹。

  「啊啊啊啊!!!!」

  克莉丝汀娜头颈高高昂起,一双美目无神的上翻,发出一声湿媚的淫叫,接
着就两眼一翻昏死过去,只剩下身体如烂泥一般,继续随着抽送无力的摆动。

  而在甲板中央,则是个更加不堪的淫靡地狱,脸色潮红眼神涣散的李华梅正
被几个身材矮小的侏儒水手压倒在这里。

  一个猥琐的侏儒骑在李华梅的小腹上,用与体型不相称的巨型肉棒,卡进黄
金提督巨硕的雪乳。李华梅饱受玩弄的巨乳已经胀大了一圈,乳头淫荡的挺立着,
侏儒开心的把这当做了难得的玩具,将完美的吊钟型的的乳房,当成了马儿的缰
绳,用力揪弄着两个硬挺的乳头,兴奋地驾驭着这匹诱人的母马。

  另一个侏儒揪住她柔顺的黑发,将自己的肉棒强行捅进了黄金提督的喉咙深
处,令她的喉咙处凸起一个明显的轮廓。她修长结实的双腿被两个侏儒一左一右
的用力掰开,另一个侏儒则疯狂挺动着腰操弄她湿滑而紧密的肉穴。

  她的身上到处都沾满了精液,黑发粘连着侏儒们爆射出的白浊液体,浑圆白
嫩的乳球在侏儒激烈的动作下剧烈晃动,前后两个淫穴更是被侏儒的肉茎撑到夸
张的尺寸,一股股精液和淫液的混合物从阳具和阴道的缝隙处被挤出,顺着大腿
滑落,已经在甲板上濡湿了好大一片。

  「啊啊啊啊啊啊啊!」

  李华梅此时又达到了一个高潮,挺拔的躯体在极致的抽插快感中疯狂抽搐颤
抖,触电般绷紧的肌肉一瞬间就将蜜穴与后庭内的大量白浊黏腻挤压的喷射而出。
在无助的尖叫声中,甲板的空气顿时弥散起浓郁的淫秽味道。

  「叮铃铃铃」

  一名赤身裸体的褐肌美人被当作牲畜,爬行着牵引一辆送餐车伴随着铃铛声
缓缓地靠近了过来。餐车上装载着沉重的冰桶,里面放满了冰冻的香槟和淡啤酒。

  阿芝莎的四肢被反折捆绑起来,只能勉强以关节落地,在地上蠕动着前进。
她胸前一对褐色丰硕的乳袋,则沉甸甸的垂在身下,不断随着身体挪动而前后摇
晃,乳尖不时在甲板上划过,乳头穿环的铃铛互相撞击着发出清脆的响声。

  曾经统治印度洋的海盗女王,如今只是一只用来拉餐车的母猪而已。

  挂在她脖子上的特制挽具,延伸出两根又粗又长的木弧,狠狠地刺入了她的
小穴和后庭之中,紧紧勾住她腔内濡湿柔软的媚肉。

  「啊,畜生……我,啊……一定会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推着餐车前进的水手不满她缓慢的前进速度,狠狠踢了一脚餐车,粗长的木
弧一瞬间又没入小穴一大截。

  「呜咕,嗯咕呜呜呜呜!嗯唧咿咿咿咿?!!」

  钻头形状的木弧尖端挖掘着阿芝莎的肉壁,让如潮快感持续冲击着她的神经
中枢。阿芝莎结实挺拔的胴体一边抽搐,一边不住地挣扎,拼命摇晃身体想从从
挽具的束缚下逃离开来。

  「啪」被摇动的餐车上,一瓶包装精美的香槟酒滑落在地板上,摔得粉碎。

  「嘿!你的母猪好像不太听话啊?」刚刚在克莉丝汀娜身上发泄完的水手随
手拿起一瓶啤酒,淋了半瓶在高潮到昏死的克莉丝汀娜身上,嘲讽的说到。

  「废物,居然让我丢脸!看来你是忘了不听话的下场了!」手持马鞭驱赶阿
芝莎的水手受了奚落,脸上有点挂不住,脸色立刻阴沉了下来。

  「不……不不不……求你不要!我……我会听话的!不要……不要再把我丢
进去了……!」高傲的海盗女王脸色顿时变得煞白,马上停止了挣扎,跪在地上
低声下气的哀求起来。

  「哼!就再把你委任到【饲养室】积累五天经验吧!」负责餐车的水手走上
前,拉着阿芝莎脖子上的项圈,将她一路拖行着走向甲板尾部的饲养室。

  水手打开了舱室的木栅门,狭小的舱室内挤满了七八头肥硕的家猪,随手将
阿芝莎推进去后,便关上了木门,从外面牢牢锁住。

  「不!别过来……不要……唔嗯……滚开!」

  丰满的褐色肉体一瞬间就被成群的肥硕牲畜所淹没。阿芝莎拼命挣扎,试图
推开一头又一头发情的公猪,然而很快,甲板上就开始回荡起公猪们兴奋的哼哧
声以及被播种的母猪悲惨的哀鸣——

  「嗯咕哦哦!?!呜咕噫噫!进来……进来了!嗯咕呜呜呜呜!!!」

  酒馆里的人都被老杰克所描述的淫乱地狱一般的场景所吸引围拢了过来,一
时间喧闹的酒馆显得有些安静,只听得到成年男性们粗重的呼吸声。

  「然……然后呢?」坐在老杰克对面的一个酒鬼吞了口唾沫,问到。

  「就这样了。那支舰队的提督——好像是叫舒派亚什么的,热情款待了他们
并且带他们参观了新的【维斯泰洛斯】号,或者叫【海上娼妓号】。」

  「舒派亚正式宣布自己的商会重建了,并和那些商人们定下了新的友好条约,
并表示任何跟他达成贸易关系的伙伴都可以免费在【海上娼妓号】上随意享用他
俘获的伯格斯统手下的女提督、海员、和他在世界各地酒馆的情人们。」

  「而如果你运气好,在天气晴朗的时候往地中海南部沿岸转一转,也能看到
那艘挂着裸女旗帜的船,只要花100 个金币就可以上船享受一晚上。」老杰克向
请客的年轻人举杯致意,喝干了最后一滴酒。

  金发年轻人很满意自己为出海积累了足够多的重要情报,于是拱拱手告辞离
去。而在他走出酒馆前,仿佛想起了什么,转过身向着又重新开始喧嚣的酒馆轻
轻问了一句:

  「那,伯格斯统提督到哪里去了呢?」

  老杰克撇了一眼酒馆外这几天新出现的一个被砍断了四肢正在磕头乞讨的乞
丐,摇了摇头说:

  「之后再也没有人见过他了,有人说他英勇的战死在了自己的旗舰上,也有
人说他被自己的海员拼死救下以后,隐姓埋名准备复仇,还有人说他虽然没死,
但已经成了废人了……」

  「谁知道呢,毕竟大航海的时代,什么都有可能发生不是吗?」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

图文推荐